爱下书小说网 > 四重分裂 > 第三百七十八章:贩奴队
    并不需要太过详细的回忆,墨檀只用了不到半秒钟就想起了那个‘纹身’的出处。

    那是两道暗红色的刻痕,周围点缀着宛若火焰般流转的纹路,尽管结构十分简单,但里面蕴含着的狂野与不羁之意却足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墨檀的右手下意识地按到了剑柄上……

    尽管对半龙人骑士‘默’来说,刚刚那一闪而逝的印记是自己游戏生涯中初次所见,但他的另外两个角色却是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

    他很清楚的记得,某个锤战士的手背上有这个印记、卡隆•古伊督军的战斧上有这个印记、与双叶汇合时给自己松绑的三人胸口都有这个印记、座狼小白的皮鞍上有这个印记、紫玖之厅的其中一张椅背上有这个印记、萨拉穆恩的赤之庭更是随处可见……

    毫无疑问,那两道烈焰流转的刻痕只能是紫罗兰帝国火爪氏族的图腾。

    而火爪氏族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自己刚刚那惊鸿一瞥看到的尽是溢满了仇恨的目光?

    事先已经从萨克•弗嘴里敲出了所有秘密的墨檀轻呼了一口气,微微眯起的眼中仿佛燃起了一抹冷炎。

    而且就算没有提前审问过萨克,西蒙大公也在最后一次会议的前半段说出过相应情报——

    ‘还是那两个资历最老的工人,其中一人声称自己在某天夜里亲眼看到了几辆黑色的马车出现在加工厂,还隐隐听到了呵斥与皮鞭声,他只是个平民,应该不存在撒谎的理由。’

    当时墨檀还没有赶到,这段话是双叶事后转达给他的。

    再对比过萨克事先坦白的那些情报,简单地估量一下时间,墨檀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那三辆马车里关的正是前段时间那批兽人奴隶,应该按计划被运往西北大陆,途经黑索银中转站的奴隶!

    【来的还真巧……】

    墨檀平静地看着最后一辆马车从自己身前驶过,缓缓松开了轻按在剑柄处的右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金酸梅拍卖行。

    ……

    二十分钟后

    安卡集中央商业区,第三交易街,【口哨猪】酒馆

    一位背生双翼,戴着兜帽的窈窕身影推门而入,径直走到了角落处的一张木桌前坐下,端起面前的甜柠汁抿了一口,然后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圈周围才压低声音道:“那三辆马车停在拍卖行后面了,后面两辆一直都没有人下来,第一辆车的那个矮人车夫在【红叶亭】订了三个房间,距离拍卖行非常近,其中有两个房间都可以直接从窗口看到他们那三辆马车。”

    “辛苦了。”

    早就等在这里的墨檀诚挚地道了个谢,然后面色古怪地问道:“不过你直接给我发消息说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还要‘找地方接个头’?”

    少女嘿嘿一笑,摇着手指说道:“因为好玩嘛,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你看咱俩现在是不是特有那种地下工作者的感觉?”

    墨檀哑然失笑,莞尔道:“确实是有点儿,不过一般像你这么爱显的地下工作者都活不过三集,以后还是小心点的好。”

    “安心,你说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注意到我。”

    季晓鸽吐了吐舌头,然后煞有其事地说道:“再说了,一般像我这么漂亮的角色,大多数都能活到片尾的。”

    她对自己过于出格的颜值永远都是这么坦然,从来都不会去说惺惺作态的话,也从未将这份与生俱来的美丽当做资本去和别人相处,只是心安理得的接受现实,偶尔看不出骄傲还是自嘲地拿来开开玩笑。

    【真是难能可贵的好性格……】

    忍俊不禁地墨檀如此想着,然后好奇地向小半张脸隐藏在兜帽下的季晓鸽问道:“不过你是怎么调查得这么详细的?竟然连他们的房间位置都知道。”

    后者随手把一块小零食塞进嘴里,轻笑道:“因为你当时给人的感觉实在太严肃啦,我觉得这事可能会非常重要,所以等那个矮人车夫离开后就悄咪咪地进去认真地打听了一下,特别特别认真的那种。”

    【我那么严肃就是希望你能注意安全啊!】

    墨檀有些无语地挠了挠自己脸颊处的鳞片,想提醒一下对方却又不想给如此尽心尽力的季晓鸽泼冷水,只得继续问道:“认真到什么程度?”

    “认真到把发带摘了~”

    “啊?”

    墨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你是说【倾国】……”

    “哈哈,那个天赋的名字太夸张了。”

    季晓鸽摇头笑了笑,然后才眨眼道:“不过确实挺好用的,嗯,好用的有些过头了。”

    【倾国】一共有两个被动效果和一个主动效果,分别是‘一顾倾人城’、‘遗世而独立’和‘再顾倾人国’,抛开最后那个季晓鸽从来没敢用的主动效果不算,在没有头部装备确保‘遗世而独立’激活的状态下,‘一顾倾人城’可是能够让墨檀(绝对中立状态外限定)这种心智坚毅到近乎于鬼畜的人都难以免疫,起初还在龙魂镇那边闹出过大乱子,要不是季晓鸽及时发现了能够中和该天赋的‘遗世而独立’,可能还会导致更大的乱子……

    虽说有着系统保护的她就算实力再弱也不会被怎么样,但那无视年龄无视性别无视取向的诡异被动能让别人发疯到什么程度可就不好说了。

    反正季晓鸽自从遇到墨檀他们之后就再也没有尝试解放这个天赋,没想到她会因为墨檀那出乎意料的严肃状态而破例把头部装备给摘了。

    “呃……”

    感动之余,墨檀还是立刻心有余悸地问道:“结果怎么样?”

    季晓鸽心有余悸地扯了扯兜帽,有些后怕地说道:“你不会想知道的,嗯,反正我把该问的都问出来了,该你了~”

    “一点私事。”

    因为自己接下来的打算风险太大,所以他并不是很想让极具正义感的季晓鸽知道这件事,所以只是轻描淡写地摇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少女眉头一挑,拖了个长音:“哦~~~?”

    墨檀风轻云淡、目不斜视:“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晚上不是要在拍卖行当守卫嘛,我刚才觉得那几个赶车的气质凶恶、面目可憎,一看就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类型,所以就多管闲事地让你留意了一下。”

    因为确实是切身感受,所以上述内容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实话,只是墨檀却并没有说出自己所关注的重点而已……

    “嗯,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

    季晓鸽点了点头,并不认为墨檀有说假话,紧接着却是话锋一转,笑嘻嘻地说道:“但平时的你可不会仅凭一面就判断谁谁谁是不是气质凶恶、长得难看,所以应该还有什么没说完吧?”

    墨檀大汗,干笑道:“面目可憎不一定长得就难看。”

    好奇心被挑起的有翼美少女轻哼了一声,虎视眈眈地盯着墨檀:“别转移话题!你明明有在琢磨着什么吧?”

    墨檀还真不敢说没有,毕竟【骑士精神:诚实】这个天赋真的非常麻烦,一小时之内全属性削弱99%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他之前已经测试过好几遍了,结论是这个天赋并非没有弹性,也不是没有空子可钻,但如果光明正大的撒谎……比如斩钉截铁地表示季晓鸽的料理吃不死人这种,那就是稳妥妥地砍属性。

    这天赋墨檀并没有告诉过季晓鸽,不过后者似乎也并不需要他告诉,直接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见墨檀陷入了沉默,季晓鸽也没有继续逼问墨檀在琢磨些什么,只是噗灵噗灵地眨着大眼睛看着他:“嗯,事关个人隐私?”

    墨檀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事儿还真不算个人隐私。

    季晓鸽眼睛一亮,振了下翅膀挪到了墨檀旁边:“那就是很危险的事?”

    墨檀叹了口气,点头。

    “嗯,这样啊,我之前还在想自己要是一直追问下去会不会太不礼貌了呢,现在看来必须得刨根问底一下咯。”少女笑嘻嘻撞了下墨檀的肩膀,歪着头盯住后者那稍显僵硬的侧脸,笑靥如花:“说说呗?”

    现在连个计划都没有的墨檀板着脸摇了摇头,他觉得如果让季晓鸽等人知道贩奴事件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但这件事的危险系数实在太高,萨克之前很明确地说过,尽管黑索银中转站里并没有什么常驻的强者,但每次押运奴隶的护卫人员可都是从‘蝮蛇’商会那边直接派过来的精英分子,虽然近几年的水准有所下滑,但就算是最弱的阵容也至少有一位高阶职业者坐镇,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之前的想法是先找机会摸摸底,比如花钱找盗贼工会的人调查一下,然后再根据对方的具体阵容制定计划,能不明着来就不明着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再作其它考虑,总之无论如何都要尽量避免拖累大家,但现在……

    【不行,果然还是不能说,我自己的话至少还能用那招赌一下……】

    墨檀深吸了口气,目不斜视地看着对面的墙壁,显然是打算宁死不屈了。

    要是小伙伴中有像夏莲那样强力的大佬也就罢了,再不济有个科尔多瓦的程度也可以考虑一下,但包括墨檀自己在内大家的实力都可以说是很一般,所以与其知道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然后,他的脑袋被一只小手轻轻一扳,整个人竟是瞬间恍惚了一下……

    他看到不知何时放下了兜帽的季晓鸽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还撒娇般地晃着自己的手臂,一字一顿地说道:“告~诉~人~家~啦~”

    “贩奴队,我想把那些人救……嗯!?”

    墨檀说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先是惊恐地看着有些发懵的季晓鸽,然后猛地咬了一下舌头,强行使自己闭上眼睛,整个人虎躯巨震:“你这是!?”

    没有了兜帽遮掩,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摄人魅力的少女也反应了过来,压低声音轻呼道:“贩奴队!?”

    同一时间,刀叉和筷子摔落在地上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先别管这个了!”

    墨檀猛地将季晓鸽的兜帽拉上,然后从掏出了两枚银币往桌子上一扔,抓着少女的手腕拔腿就跑。

    几秒种后,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人声鼎沸的【口哨猪】酒馆大厅已经连半个人都没有了,包括柜台后面的老板在内所有人全都鬼哭狼嚎地跑了出去!

    ……

    一小时后

    安卡集市北区,蓝鲤之家,墨檀的房间

    “我错了我错了……”

    倚在墙边的季晓鸽低眉耷眼地连声道歉,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体能值已经完全归零、趴在地上动也动不了墨檀,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一路掩护前者逃亡的墨檀艰难地抬头看了季晓鸽一眼,异常颓丧地说道:“算我求你了,以后千万不要在公众场合摘下头部装备,不,私人场合也不行!”

    季晓鸽摸了摸鼻尖,讪笑了一声:“我尽量,唔,对不起啊……”

    “算了,我也有责任。”

    总算稍微恢复了一点体能值的墨檀勉强坐起身来,无奈地叹了口气:“总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那些押运奴隶的人实力都非常强大,硬碰硬的话咱们基本就是送,所以绝对不能贸然行事。”

    季晓鸽皱了皱鼻子,嘟着嘴抱怨道:“你早告诉我不就好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你能不淌这滩浑水么?”

    “不行!都看到了肯定得救人啊!你那个朋友不是说这些奴隶最后的下场都特别凄惨么,那些人又没做错些什么,我们怎么能坐视不管啊。”

    墨檀耸了耸肩:“所以我才不想说来着……”

    “你这人脑袋是不是轴!帮忙又不一定是送死!而且你不是说尽量不要硬碰硬吗?”

    “我说的只是‘尽量’啊……”

    “就算硬碰硬的话,有帮手总比自己一个人上去莽存活率高吧!”

    季晓鸽愤愤地盯着墨檀,仿佛他是一根实心木头。

    墨檀一脸无奈,有苦难言,颇为绝望地将视线从自己盯了半天的【逆鳞】天赋上移开。

    第三百七十八章:终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