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594章 随意的任务27
    很快,碧蓝的海水开始涌出大股大股的鲜血,不时会飘出一些撕扯的碎肉和浮尸,就算近海鲨鱼并不太多,可也不是没有,况且除了鲨鱼还有很多凶猛的海洋生物。

    船上除了林夕之外人人色变,两个负责驾船的人更是几乎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好在天公作美,顺风顺水总算一路平安逃了回去。

    程海防呼出一口气来,整个人似乎都松懈下来。

    他已经不知道那些人类的枯骨里究竟哪一具是属于父亲的,可以肯定的是里面定然有他父亲的遗骸,总算,他把父亲带回了家!

    他们可能并没有完全将那些人的骨骼全部都拾捡回来,可是那争分夺秒的十多分钟里三个人几乎要化身八爪鱼,他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珍珠自然都进了林夕的空间里面,洪铁军已经敲锣打鼓在附近渔村宣传,有近二十年家中有人在蚌妖鬼海死亡的,可以来小南崖子滩途参加这场集体往生超脱法事。

    地点就在那几块黑石砬子上面的高岗上。

    附近几个村子来了三十多户人家,其实林夕他们捡回来的总共也只有十一个头骨,其余的骨头也分不清哪个是哪个身上的,还有很多被珊瑚虫以及一些海洋生物当做了住宅,没办法拿回来了。

    于是只能选择埋葬在一起。

    十一个死者却有三十多户参加这次另类的集体葬礼,因为只要来的人就都一厢情愿的相信,那十一具骸骨里面必定有自己的亲人。

    得知是因为程丽闹着要去蚌妖鬼海玩耍才除了那鬼眼蜃,很多人都给这个看起来天真不知事的小姑娘鞠躬致谢。

    入土为安。

    这些人家有亲人在海上做了阿飘,纵然那些伤痛早已经过去,然,牵挂仍在。

    正如程海防那样,宁可知道跟着林夕去蚌妖鬼海可能会跟着父亲一起葬身海底,可是他也一定要去一趟,只为了林夕那句让人一点信服力都没有的“我想除了这一害”的话。

    他想给父亲报仇!

    他想让父亲回家!

    他不想软弱的躲在父亲那一句临终遗言后面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哪怕给了他这点希望的人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他都宁愿去相信。

    一如那些明明知道自己的亲人可能不在这十一人之列,也宁愿自己骗自己说里面有他们的至亲之人。

    一别经年,现在,他们,回来了!

    虽然父亲说,猛子的归处是大海,下了水就要有死在水里的准备,可是程海防依然不想让父亲终日孤寂游荡于海上,做一个永远没有轮回的水鬼阿荣。

    在大了(音liǎo){帮忙处理、主持丧尸的一种职业}有条不紊的一套程序走下来之后,这些水下长眠了不知多少年月的人,终于可以踏实的睡在土地上,而经过虔诚祝祷,这些飘荡海上的水鬼阿荣终于可以进入轮回,不再承受那种冷寂无望的煎熬。

    很多人在哭,而脸上却带着笑,包括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的程海防。

    这一次再没有人说程丽这个娃是水鬼阿荣附体,大家都说她是海神娘娘送来的小福星。

    这一天,林夕的头顶和肩膀不知被多少双感恩的手抚摸过,程丽这个名字不知被多少人感激过。

    她眼眶有点热。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完美无憾的,有人缺钱,有人缺爱,有人缺机遇,有人缺智商。但是,只要不缺德,一切都还有救。

    站在高高的山岗之上,林夕俯瞰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大海。

    这一座高高隆起的新坟上面,工工整整刻下了三十多个名字,每一个名字上面都承载着至亲之人的美好祝愿,今生已了,来世吉祥。

    这些人命丧于大海,却又一生依托于大海。

    你们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三十多户人家纷纷表示,不能让人家滩途出了力又出钱,所以这场葬礼全部费用,均由大家共同分摊。

    洪铁军这个面上的老板早就得了林夕的吩咐,拒绝了那些人的提议。

    一来谁也不确定那些骸骨里面究竟有谁,这种钱可不好乱收。

    二来其实这次下海是因为程海防要拿回他父亲的尸骨,其他人不过是顺手为之,第三点就是……

    哎呀都是乡里乡亲的,总共也没花几个钱,以后有事情大家互相关照点就好了布拉布拉。

    刘玉蓉没有在死了男人三个月之后就急三火四的改嫁是第一个转折点。

    跟着风船出去玩却无意中发现鬼眼蜃并且协助大人们杀掉这个为祸一方的大家伙,间接帮助那些水鬼阿荣超脱是第二个转折点。

    程丽从一个别人口中只会给程家带来灾祸的丧门星变成了很多人都喜欢的小福星。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

    好名声不是一天堆起来的,坏人品也不是一天作出来的。

    只是随着程丽名声越来越好,程岩对自己这个妹妹却也越来越视而不见。

    两兄妹很少交流,但是林夕知道,这个哥哥已经被程老太太和自己的母亲灌输了满脑子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了。

    程岩甚至有一次曾经在她面前冷哼着小声说道:“华而不实。”

    林夕愕然。

    这位大哥跟委托人说的话都是有数的,程丽曾经远远见过程岩跟同学和哥们谈笑风生的样子,跟在家里的程岩判若两人。

    其实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个哥哥人如其名就是块捂不热的石头。

    在林夕看来,何止是捂不热,程岩面对自己这个妹妹时几乎是一直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傲然俯视着她,包括自己农民出身的父母。

    好像程岩很少带人回家里,除非必要,他也很少介绍亲人去认识自己的朋友们。

    他只和学习优异的人来往。

    他从骨子里就瞧不起这些生活在农村的人们,包括他的父母。

    既然瞧不起,那就彼此一如从前做个熟悉的陌生人好了,为毛突然这样说自己?她并没有跑去这位石头大哥面前求关注啊?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的恨,突如其来的脾气,往往是积攒很久了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