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汉兴 > 第315章 马贼
    冬日的江北显得比平时更加荒凉。

    坐在北上的漕船上,放眼望去,一旦离开运河坞堡的范围,整个大地上连一颗稍微高点的树都看不到。

    小时候,文月曾经听说,这是因为流民很早以前就把树皮都吃掉了。

    这句话让从小养尊处优的文月印象十分深刻,以至于她已经忘记了何时何地听到这句话,但内容始终潜藏在她的脑海里。

    在她心中,江北大地类似于渺无人烟的荒原,甚至可以堪比地狱。

    现在真的亲眼所见,看到的景象确实比较符合她的想象。

    这就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生活在这荒原上的人,是什么样的?

    文月当然见过江北的流民:面黄肌瘦,神情木讷,为了一口吃的就出售他们自己。

    她的父亲曾经说过,那些流民,其实还是好的,毕竟他们有机会有能力渡过长江,在江南总是有更多机会活下去。

    留在江北的人,生活必将更加苦难。

    恐怕真的不会比地狱好到哪里去。

    在地狱生活的人是什么?

    恶鬼吗?

    那么恶鬼的头目是什么人?

    魔王?

    当文月得知自己就要嫁给一个魔王的时候,她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不过,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男女婚姻由不得年轻人自己做主,既然她的父亲文介甫已经同意把她嫁到江北去,那么不论发生什么,文月都得出发去江北,追随她的夫君。

    那个叫徐世杨的魔王。

    这想想还真是……。

    坎坷。

    但不是恐惧。

    文家确定与徐家联姻的消息传出,到文月出发之前的这段时间,她的那些闺蜜还曾经跑到她面前,装模作样的捧一把辛酸泪……。

    其实,文月觉得,有什么好哭的?

    哭有用吗?

    平民女子嫁人希望过上富足的生活,文相公最疼爱的小女儿再怎样也不会过苦日子。

    而像她这样的高官显宦之女嫁人通常都附带些政治目的,文月早就想通了。

    再说,男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闺蜜们偷偷爱慕的那些风流才子,对待女人上恐怕也不见得比那传说中杀人如麻的魔王强多少。

    爱情?不能说没有,但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凤毛麟角的稀罕物。

    所以文月不哭,即使知道家人给她预订的夫君吵了圣人的家,成为谤满天下的狂暴之徒,她心里也只是多了一丝坎坷。

    她很想尽量多了解一下自己的夫君,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他想的是什么?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等等等等。

    可惜,作为未出阁的姑娘,文月不能邀请指挥船队北上齐省的章明义,听他讲述一下对徐世杨的看法。

    而那个一心想要其齐省投靠自己夫君的名姬,对徐世杨了解的其实也不怎么深刻,而且在那女人心里,徐世杨的形象似乎被不自觉的美化了。

    看起来,一切都得靠文月自己了。

    ‘仔细观察,多听多看多想少说。’文月在心中告诫自己:‘爹爹替女儿找的夫君,总不至于把我推进火坑。’

    ……

    王启年骑在马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旁边立刻有人笑道:“老大也有怠惰的时候啊?”

    几个骑手凑趣似得笑了几声,不过王启年的目光一扫过去,笑声立刻消失不见了。

    王启年并不是一个苛刻的老大,但最近一段时间流年不利,这队骑手很久都没发过利市,以前的储备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若是再不开张,他们就有饿肚子的可能。

    这种情况下,王老大恐怕也是憋着一肚子火,所以还是尽量少招惹他为妙。

    “散出去的兄弟都没回来吗?”

    王启年平静的问道,他并不在乎刚才那无伤大雅的玩笑。

    何况他确实有些怠惰了,自己的手下没有说错什么。

    “老六他们回来了。”一个骑手回答:“他们看到一伙流民,远远跟了一会,根本没啥油水。”

    “老五他们估计还得等等,东边是运河,那边现在是青州兵的地盘了,他们不敢靠的太近。”

    “流民……。”王启年琢磨一下,失望的说道:“那确实没啥油水。”

    流民流民,都成流民了,自然是除了一条命,其他啥都没有。

    但王启年要人命做什么用?他又不是那些拿人心肝做醒酒汤的土匪。

    王启年是马贼。

    大周官方的通缉名单上,他和他的手下被称为“上马贼”,因为很久以前,王启年的父亲、叔伯、兄长就曾经带着这伙马贼在冀齐豫几省流窜作案。

    曾有官员上书:上马贼百十为群,突入富家,计其家赀,邀求金银为撒花。或劫州县官库,取轻资,约束装载毕,置酒高会,三日乃上马去。州郡无武备,无如之何。

    他们不仅掠夺富户、官库,甚至还攻击过漕船。

    那是相当的威风,妥妥的悍匪。

    大周南迁后,上马贼过过一段时间无拘无束的日子,但转眼间金兵南下,不愿投降的上马贼又成了义军,跟鞑子狠狠火并几场。

    上马贼损失惨重,由巅峰时期600多骑,一路跌到只有现在不过百余骑。

    王启年的父兄长辈,也都战没,结果就是三年前,让他当上这伙强大马贼的首领。

    既然叫马贼,那么王启年的手下自然是以骑兵为主,现有的80余人,人人有马,有强弓硬槊,配双马刀。

    甚至几个月前,他们还袭击了撤退中的一伙掉队的鞑子,搞到一些铠甲和额外的马匹。

    可惜,鞑子像是蝗虫,一路行来,把从冀省和黄河以西的齐省土地扫了个干干净净。

    原本王启年还能通过勒索坞堡、土匪山寨,或与他们做交易换取粮草补给。

    但现在,这些都不可能了,因为不论是坞堡还是土匪山寨,如果没有向东投靠齐省,八成就已经被鞑子吃干抹净了。

    剩下那些躲在深山老林里的流民,都穷的连身囫囵衣裳都没有,就算王启年愿意放下架子抢劫流民,他也抢不到足以支撑自己消耗的物资。

    所以,上马贼们不得不顺着鞑子几个月前进军的路线一路向南,一直跑进徐州地界,打算在这鞑子没有扫到的地方找点粮草。

    当然,如果运河上有猎物,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