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重生:公主明珠 > 第二百零三章 柳莹亲事
    谢明珠照例是在洛亲王府用了晚膳离开的,离开之前除了不要让江韫前来相送之外,还百般的嘱咐了伺候江韫的雪向好几遍,让她有事情就来明珠宫找她。

    临走之前看见在门后鬼鬼祟祟的柳莹,谢明珠使了个眼色给身后的金吾卫,后者会意,上前把人干脆利落的带过来。

    柳莹被谢明珠身边的人带过来,起初还不肯老实跪下,直到膝盖上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这才跪了下来。

    “这大晚上的,柳小姐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要是一个搞不好,本公主身边的暗卫眼拙了,把你看成刺客就地正法就不好了,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柳小姐?”

    柳莹的表情在这夜色里显得有些惨淡,后者道:“公主就不怕落个草菅人命的名声?”

    “草菅人命?”谢明珠的笑容里多了三分讽刺:“柳小姐觉得,您配吗?”

    谢明珠的意思就是说这柳莹不是人,气的后者差点破口大骂,但终究是想到谢明珠的身份,才硬生生的忍住了。

    谢明珠瞧着柳莹不愿意说话,便道:“说起来柳小姐也是皇叔的义妹,虽然没有上了皇室玉碟算不得数,可是现在柳小姐既然已经对外自称是皇叔义妹,那么这一言一行也要注意。”

    “省的丢了咱们皇家的颜面!”

    谢明珠这话说完,江韫很快就接上了话道:“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做嫂子的疏忽了,居然忘记教导她规矩,该打。”

    “皇婶成日里忙着,一时间疏忽也是有的,所以皇婶不必担心,今儿夜里团团就把她带进宫里,请了教习女官教教她规矩。”

    本来谢明珠今天还想着,这柳莹就是个祸根,留她在洛亲王府里头保不齐哪天就会出事,想着把人跟江韫分开,却没有主意——如今倒是好了,她柳莹自个儿撞上来,那可就怨不得别人了。

    她谢明珠把人带回去皇宫教导规矩,也没有人敢说三道四的。

    谢明珠如此做,也是对了江韫的胃口。

    早就在柳莹想要意图勾引谢慎的时候,江韫就对柳莹这个人彻底没了好感,更别说这柳莹为了显得自己乖巧懂事,还天天献殷勤——今儿不是亲手熬了汤,就是做了小物件前来亲自送给她……可不就是想要在谢慎面前刷个好感?

    只是谢慎一直顾忌乳母的情分,所以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如今她好死不死的撞在了团团的枪口上,想不死都难。

    要说这宫里折磨人的法子啊,那可是多了去了。

    柳莹在一旁听见谢明珠要把她带进皇宫,请了教习女官教导她规矩之时,嘶喊道:

    “你不能这样做!你没有资格!”

    “我是洛亲王义妹!谁敢动我!”

    “没上了玉碟就不是正经的义妹,所以,您还是跟着本公主回去吧。”谢明珠嫌柳莹呱噪,叫人给用破布堵了嘴,捆上双手双脚给塞进另一辆马车里头。

    “团团告辞。”

    谢明珠冲二人行礼,转身离开。

    “这下子洛亲王也能落个安静。”

    ——

    谢明珠回了明珠宫,叫人把柳莹关在一间暖阁里头,嘱咐了金吾卫盯着,别让她耍什么幺蛾子。

    “戚烟,你明天亲自去六尚请了教习女官过来,告诉她要一视同仁,不可手软。”

    戚烟知道谢明珠的意思,无非就是让教习女官比平时还要严苛三分,这样一来,这柳莹有苦也是说不出的。

    “公主放心,奴婢省得。”戚烟应下,那头安如打了帘子进来,说沐浴的水也好了,请谢明珠去沐浴。

    谢明珠应了一声,还不忘吩咐道:“别忘了叫几个力气大的去伺候一下这位柳小姐,明儿学习礼仪可是个体力活。”

    “奴婢记下了。”安如屈膝一礼退下,显然是去吩咐此事。

    就在谢明珠享受着宫女的服侍时,柳莹则是被几个粗使宫女给强制性的扒了衣服扔进浴桶里面,好一顿搓洗。

    柳莹纵然是乳娘的孩子,可是这些年在洛亲王府养尊处优,这肌肤养的也甚是娇嫩,似乎一掐就能出水似的。

    如今被几名粗使宫女没轻没重的对待,起初还骂一两句,后来就发现她们下手更狠,洗的她感觉自己跟挨了一顿打似的。

    “您啊,早点睡。”其中一名宫女说完,扭着腰身就出去了。

    柳莹想起来今天所受到的委屈,抱着被子在床上哭了半宿。

    “谢明珠……江韫……我恨你们!!!”

    一大早的,谢明珠用早膳的功夫就看见戚烟进来,说教习女官到了。

    谢明珠塞了一对成色极好的羊脂白玉镯子给教习女官宗晓,只叫她尽心。

    “公主放心,奴婢定然仔细教导这位柳小姐。”宗女官来的路上就已经听明珠宫的小太监说了这位柳小姐的事迹,看样子又是个不知道规矩的。

    这敏和公主既然要收拾她,她宗晓也乐意去帮这个忙。

    在这宫里,没有点眼色可活不了太久。

    叫人引了宗晓下去,谢明珠用完早膳,叫人拿了棋谱出来。

    今天给谢明珠上课的是星阵。

    这一上午的功夫很快就结束了,谢明珠叫人恭敬送了星阵出去后,星阵路过柳莹住的暖阁,差点叫人给撞上。

    原来这柳莹娇养惯了,居然敢对这教养女官顶撞起来,气的宗晓拿了戒尺就要打她手心。

    柳莹不服,与宫女的争执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挣脱了桎梏,就往门外冲去。

    哪里知道这一下子差点撞上谢明珠的授课老师。

    星阵好歹也是暗卫出身,就在柳莹扑过来的时候,利落的一个闪身把人的一只手给往后拧了,还顺便踢了柳莹的膝盖一脚,让她不由自主的跪下。

    柳莹疼的“啊”的一声:“你是谁!”

    星阵拧住她的手道:“敏和公主的棋艺先生。”

    柳莹压根就不信这一套,反唇相讥:“哪个棋艺先生跟你这般力气大的?可见你分明是瞎说。”

    话音刚落,后头就传来教习女官的声音:

    “见过这位姐姐。”

    星阵冲她点点头,“宗女官你现在也是心软了,也能叫这么个人跑出来,也不怕惊扰了公主。”

    “星棋师说的是。”宗女官赔笑道:“眼看着快要用午膳了,我这不还没有忙完吗?”

    “那你继续忙,有空去我这儿坐坐。”星阵将柳莹交给宗晓身后的粗使女官,两人客气几句,便离开了。

    瞧着星阵走远了,宗晓道:

    “把人带进去,看着她用午膳,我去趟正殿见见公主。”

    “是。”

    宗晓转头去了正殿,不大一会儿谢明珠那头传了话,大概就是说柳莹顶撞教习女官,则罚跪半个时辰,往后再犯,加倍罚之。

    宗晓退下,谢明珠夹了一筷子珍珠鱼丸入口,道:

    “用完午膳,戚烟你照例去库房挑了东西送去洛亲王府。”

    “本公主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有几匹上好的蜀锦,你也拿去带给皇婶。”

    “另外安如去一趟太子府,问问穆神医最近忙不忙,不忙的话问问他能不能提前几日去洛亲王府住着。”

    “别忘了带几坛好酒。”

    二人双双应下,戚烟更是笑道:“公主对洛亲王妃不是一般的关心。”

    “那是自然。”谢明珠毫不客气的应了:“本公主的皇婶婶虽然有三位,可是真心对本公主的,也就这位皇婶婶。”

    说完这话,谢明珠就打发她们两个人下去了。

    说起来今日下午也是无事,谢明珠午睡醒来的时间比之前还要晚一点。

    “公主好睡。”

    梧桐挑了洒金的床帐,服侍谢明珠起身。

    谢明珠眯了眯眼,显然是有些不习惯:“你说今儿下午做什么好?”

    “公主就别操心了,方才顾公公来了,说让公主午睡之后去御书房一趟,说是陛下有请。”

    “父皇?”谢明珠很快就清醒了,一味地叫人替她更衣。

    “也不知道父皇叫我有何事。”

    谢明珠念叨几句,很快就梳洗更衣完毕,乘了一顶轿子就去了。

    只不过一路上撞见了去御书房的敬亲王妃的车驾。

    敬亲王妃倒是个稀客。

    两个人互相在御书房外头见了礼,那头顾全喜走出来的时候,可巧撞见这位敬亲王妃了。

    顾公公一看见敬亲王妃,只觉得头疼。

    旁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几分的:这大战在即,这敬亲王妃一做商贾的哥哥,好像说是与之前江南水道的粮草失窃案有关。

    为此明武帝震怒,把人给打入天牢,叫了以徐御史为首的三司会审。

    这敬亲王妃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愣是不管不顾的来御书房求情。

    这会子,这敬亲王妃开始在御书房外头哭诉了。

    “陛下,臣妇的哥哥是冤枉的……他根本不不知道这些啊……”

    “求陛下明察……”

    敬亲王妃最近也是憔悴了许多,想来也是为自己兄长的事情而烦恼。

    明武帝压根就不见敬亲王妃,只让顾全喜把谢明珠请进来。

    “敏和公主请。”顾全喜在前头引路,谢明珠点点头,从敬亲王妃身边经过的时候,被敬亲王妃一把拉住了裙摆。

    “敬亲王妃这是做什么?”

    不同于对江韫的那一句“皇婶”来的亲热,谢明珠对于敬亲王妃可为是十分的不待见。

    之前敬亲王府设计母后的事情她可是记着呢,没齿不忘!

    “团团……皇婶求求你去跟陛下陈个情好不好……”敬亲王妃拉住谢明珠的裙摆,一副谢明珠不答应就不让她走的模样。

    “无耻至极!”

    不知道时候,明武帝自御书房里头出来,见状便是骂了一句,“傻站着做什么!还补把她们两个人分开!”

    几名小太监很快就上前,替谢明珠挣脱了敬亲王妃的那双手。

    明武帝顺手摔了一本奏折在敬亲王妃的脸上,打的敬亲王妃的脸都是一歪,梳好的发髻也是乱了几分:

    “你自己滚回去敬亲王府自己去看!”

    “再来御书房找朕求情,朕现在就砍了你那个不成气候的哥哥!”

    明武帝好一阵发怒,谢明珠跟小大人似的拍拍他的后腰:“父皇不气,不生气。”

    “嗯,父皇不生气。”明武帝叫人拖走敬亲王妃,带了谢明珠进去。

    “说起来父皇叫儿臣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谢明珠很是好奇。

    “江逝水的信件。”明武帝从御案上拿了出来递给她道:

    “夹在江南太守的折子里头被送过来的。”

    “唉?”谢明珠很是奇怪,拿着那封信件迟迟不开:“按道理来说江逝水应该直接叫人送信到明珠宫啊,怎么会连同江南太守的折子一块儿送过来?”

    “朕也是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拆开。”明武帝显然很尊重谢明珠,对于她的信件并不拆开看。

    而是叫了谢明珠自己过来拆。

    谢明珠思来想去还是拆开了信件。

    展开信纸一观,谢明珠看了一会,随后递给明武帝:

    “看样子是江逝水那小子想要跟父皇邀功,但是又不好明说,只好夹在江南太守的奏折里头一块儿送过来了。”

    明武帝接过一看,原来沿海商会联盟已经步入正轨,江逝水那厮还还毫不谦虚的夸了自己几句。

    “这小子。”明武帝看得发笑,立刻叫了顾全喜过来:

    “你去叫人到江南郡传旨意,就说朕封江逝水为皇商,让那小子放开手脚去干。”

    “是。”顾全喜笑着应了,随后退下。

    谢明珠坐在一边听了这道旨意道:“父皇说,回头这江逝水得送多少银子进团团的私库?”

    江逝水讨封皇商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是因为就算他背靠敏和公主谢明珠也是不够,除非拿了圣旨,奉旨办差事,这沿海商会也就没有人敢轻看他。

    只是这样一来,江逝水成了皇商,每年都得上贡缴纳银子什么的,所以谢明珠的那份自然会少一些。

    故而谢明珠才会有此一问。

    哪知道明武帝笑了笑:“那些银子除了让江逝水那小子缴纳赋税的,其他的都给团团。”

    “就当做团团以后的嫁妆。”

    谢明珠:……

    明武帝嘴上这样说着,可是真等谢明珠出嫁那天,他就是最难受的一个。

    从御书房出来,谢明珠顺道去了凤雎宫见自家母后。

    “昨儿去洛亲王府,听说你带了个人回来?”徐宁娘刚刚从内室里头出来,显然是哄睡了谢竫。

    “是啊。”谢明珠也不隐瞒,一五一十道:“这位柳小姐说是洛皇叔的义妹,没有上过玉碟倒是不打紧,皇叔承认就好。”

    “只不过那柳小姐实在是不知道规矩,女儿怕她来日毁了洛亲王府的清名,所以才叫人把人带回来,好好教导的。”

    谢明珠口中的“好好教导”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徐宁娘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后,自然是听出来自己女儿的意思。

    “你自己做主就好,只是别闹出来什么大事。”徐宁娘午膳的时候已经听说了,听的就是这位柳小姐不服管教的光辉事迹。

    “女儿明白,母后放心就是。”谢明珠自己自然是有把握,她只会让柳莹吃苦头,并不会要了她的命。

    否则洛亲王府那边过不去。

    提到洛亲王府,徐宁娘又顺便问了几句江韫的胎,得知一切都安好,这才放下心:

    “回头我派郑嬷嬷守着去,总不能让洛亲王在外头替你父皇奔波,而家中妻儿无人照料。”

    “母后说的是,而且团团也派了暗卫去守着,确保不出别的幺蛾子。”

    “母后的团团也是个心细的孩子了。”

    徐宁娘柔柔的笑着,又道:

    “咱们一家子很久都没有一起用晚膳了,可巧你几位兄长今日下课后明日就是休沐,团团若是下午无事,就替母后去上书房看看吧,叫他们一起来用晚膳。”

    “对了,还有你二皇兄。”徐宁娘想起来谢端那个可怜的孩子,不放心的叮嘱了几遍。

    “团团明白的,母后安心就是。”谢明珠笑了一声,而后想起来之前宫里头传闻二皇兄命硬的事情,与自家母后仔细的说了。

    徐宁娘听完后拍了一下桌子,头上的一对凤凰展翅步摇也跟着剧烈的晃动,显然是极为生气:“这群奴才,看样子是本宫对她们太宽仁了,连皇子都敢随意议论!”

    “郑嬷嬷,明天把六尚叫过来,本后要训话。”

    郑嬷嬷隔了一扇屏风应了。

    母女俩又说了好一会体己话,等瞧着时间差不多,谢明珠就带着人去上书房了。

    不得不说谢明珠的时间掐的很准,就在她刚刚过来的时候,上书房刚刚好下课。

    负责授课的太傅是明武帝以前的老师之一,姓文,单名一个越字。

    文太傅年纪也是大了,越发跟老小孩一样。从上书房慢腾腾的走出来之时,看见了被皇子们围住的谢明珠。

    “老臣见过敏和公主。”

    “敏和见过太傅。”对于德高望重的文太傅,谢明珠还是很尊敬的。

    “多日不见,公主仿佛又高了些。”文太傅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打量谢明珠。

    半晌才摸着胡子笑:“老臣下次从宫外回来,给公主带粽子糖好不好?”

    “那就多谢文太傅了。”谢明珠刚刚应了一句,身旁的谢翊就嚷嚷开了:

    “太傅,太傅我也要。”

    面对贪吃的谢翊,文太傅也是笑着应承:“好。”

    一行人说了一会儿话,文太傅被身边伺候的人给带走。

    一行人是乘了轿子去的凤雎宫。

    兄妹四人来到凤雎宫之时,明武帝也到了。

    “儿臣给父皇请安,给母后请安。”四个孩子齐齐请安问好,明武帝笑着点点头:“都起来。”

    四个人被宫女带下去洗脸擦手,很快就被带到了桌子跟前。

    明武帝瞧着瘦了一大圈但是气色比之前好一些的谢端,也不免心疼几分:

    “端儿坐父皇这边。”

    “儿臣谢父皇。”谢端知道,明武帝这是心疼他,心疼他这个没了母妃的孩子。

    其实说到底……谢端看了一眼坐在皇后身边的谢明珠,心道:

    “这大概也是爱屋及乌吧。”

    晚膳时分丰盛,但是依旧没有虾蟹这种寒凉的菜。

    吃到一半,谢明珠可怜巴巴的问了一句:

    “母后,团团还有多久能吃螃蟹啊?”

    “回头这中秋节的肥蟹,团团就只能看着,不能吃了。”

    看着可怜巴巴跟小兽一样的谢明珠,徐宁娘纵然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想起来大儿子的嘱咐,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团团乖,等什么时候穆神医说你可以吃了,你就吃吧。”

    谢明珠得了这个回答,戳了一筷子碗里的菜:“哦,团团知道了。”

    要是真的等穆川柏松口,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谢长熙低头喝了一口鲜甜的鱼汤,掩饰眼底担忧的神色,心道:

    “团团,你可能这辈子都不能碰这些东西了。”

    “可是你放心,有皇兄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来说吧。”

    晚膳里的气氛有些古怪,谢端只当做谢明珠是伤了脾胃暂时不能吃这些寒凉的东西。不过,到底是心里头存了几分疑惑。

    从凤雎宫用过晚膳回来,谢明珠一踏进明珠宫就看见有太医在暖阁守着。

    “怎么了?”谢明珠上前问了一句。

    宗晓显然也是被吓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些惊魂未定,跪下道:“公主恕罪,实在是奴婢办事不利,这位柳小姐脾气硬的很,居然当着奴婢的面儿撞了墙。”

    “好在有人及时拉了一把,才叫她只是撞晕了过去。”

    “本公主看,这不是脾气硬不硬的问题,而是她根本就不服从管教的问题。”

    谢明珠毫不客气的点出来了这个问题,道:“既然她想着撞死在我这明珠宫,那就让她撞。”

    “毕竟,忤逆犯上的,丢了命也是正常。”

    谢明珠现在对于柳莹实在是厌恶至极,如今见她如此的不服从管教,便是打算明儿去一趟洛亲王府,叫江韫给她张罗一门亲事,把人提早嫁出去,也省心。

    谢明珠也不怕柳莹不听,毕竟长嫂如母。这柳莹既然认了洛亲王为义兄,那么江韫这个嫂子,她柳莹也是要叫的。

    装昏睡在床上的柳莹自然是听见了谢明珠的那些话,心里头的恨意更多了几分。

    “迟早有一天,我会告诉你得罪我的下场……”

    因为着事情不能再拖着,谢明珠第二日推了上课,就去了洛亲王府。

    这个时候洛亲王妃还没有睡醒,谢明珠阻止了管家要叫江韫的冲动,只说自己去一边暖阁坐坐。

    只是这一等,等了一个时辰,江韫才醒了。

    伺候江韫的雪向依照谢明珠的吩咐,等王妃用完早膳之后才告诉她,敏和公主到了。

    果不其然遭到了江韫的斥责。

    雪向等一干人苦笑:她们这些做奴才的还能怎么办?

    谢明珠被请进去之前,吩咐梧桐银杏给方才进去伺候江韫的侍女一人赏了一包份量足足的金银馃子,也算是安慰她们这些做奴才的难处。

    梧桐银杏立刻去办。

    谢明珠方才进来,就挨了江韫的一顿埋怨:“团团你也是的,大清早的过来就算了,还不许人通知你这个皇婶我,就不怕外头说你皇婶我不知道规矩?”

    谢明珠闻言哼了一声:“哪个敢胡说八道的?拉下去打。”

    “你这孩子……”江韫很是感动,拉了谢明珠在自己的身边坐下,道:

    “这么急,可是有什么事情?”

    谢明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和江韫说了,后者讥笑一声:

    “果然啊,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

    而后又厉声道:“这柳莹也不怕事情闹出来之后陛下怪罪王爷!简直就是没把洛亲王府放心上!”

    谢明珠在一旁补了几句:“皇婶这话说错了,人家只是把洛亲王放在了心上。”

    “总觉得好像有洛亲王就有了一切。”

    江韫顺手摸摸自己的肚子,道:“我眼看着还有十几日就要临盆,看样子这亲事得提早定下来了。”

    见江韫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了,谢明珠也不继续藏着了:

    “皇婶婶都把团团这次来的目的都说了。”

    听说谢明珠也是这个意思,江韫又问了一句:

    “团团有什么主意?”

    “其实团团个人觉得吧,既然这柳莹一心想要攀高枝儿,那就送去一些权贵身边做妾吧。”

    “只不过一旦把柳莹送去做妾了,这洛亲王府的面子也不好看啊。”谢明珠是想要给柳莹一个教训,但是也不能折损了洛亲王府的颜面。

    堂堂王爷的义妹去给人做妾?八成又是沦为他人口中的笑话。

    江韫知道谢明珠考虑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一般的人家这柳莹看不上,可那些簪缨世家基本上都有正室,难不成要洛亲王舍了面子里子给她柳莹求一个正室位置?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来这柳莹并没有品级在身,二来嘛,那些权贵家里头又不是娶不到好姑娘了,非要柳莹一个?

    “不如……团团让父皇下旨——”谢明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韫打断:

    “不可。”

    “你若是叫了陛下给她下旨赐婚,那就是个天大的体面了。”

    谢明珠一想也是:若是柳莹这样的人都能配得上父皇的圣旨赐婚,指不定那些朝臣又要吵成什么样。

    唉,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着实叫人头疼。

    谢明珠在洛亲王府这儿为了柳莹的“好归宿”犯难,却不知道这位眼高手低的柳小姐,又有了新的目标。

    谢长熙今天上午特意来明珠宫给谢明珠送太子府上厨子新做出来的糕点,却没想到谢明珠不在明珠宫。

    于是太子爷风风火火的来了,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可巧就被柳莹看见了。

    宗晓在一旁注意到柳莹的目光往窗外看,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是太子殿下谢长熙。

    一时间也明白过来了。

    敢情这位柳小姐打了太子爷的主意,只不过她柳莹也要有点自知之明!

    就在谢长熙从暖阁附近经过的时候,柳莹计上心来,装作站久了的样子,惊呼一声,连人带头上盛了水的碗都摔在了地上。

    谢长熙听见动静,回头道:“谁!”

    宗晓叫人看住柳莹,出去回了几句话。

    太子爷得知这人是自个皇妹要收拾的,再想起来之前的那一声惊呼,便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看样子是这个不知廉耻的看上了他堂堂太子,想要借此吸引他的注意力。

    确定这一点之后,太子爷眼里的厌恶之色越发的浓厚几分,交代宗晓好好管教后就走了。

    柳莹被几名粗使宫女按住,嘴里堵了破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宗晓笑着走上前来,低头对柳莹道:

    “我的柳大小姐,您还是老老实实的学一学规矩,说不准以后还有人愿意要。”

    “至于太子爷嘛,那是你永远也高攀不上的!”

    柳莹“呜呜呜”的叫着,显然是不相信。

    她可是洛亲王的义妹,不可能没有人要她……

    这头,谢明珠跟江韫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来的一个办法,被江晏之一语道破。

    江晏之说,既然柳莹要嫁了那有权有势的,那就跟她说,只要她进了这种门,她就不再是洛亲王的义妹。

    这样一来,柳莹嫁进去之后,旁人见她背后没有了洛亲王府撑腰,定然会不拿她当一回事,何况这高门大户里头折磨人的手段多了去了,也够柳莹喝一壶的。

    二来,这柳莹与洛亲王府再无旁的关系,就算她是死是活也没有人搭理,更别说妨碍洛亲王府的名声。

    “有道理。”江韫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一来,她柳莹也不能再打了洛亲王义妹的名头作威作福,我看到时候还有多少人瞧得起她!”

    “她这样的人还有人瞧得起她?”面对谢明珠不可置信的疑问,江韫哼笑道:“怎么没有?就冲她洛亲王义妹的名头,这盛京城里也是有不少人给她几分面子的。”

    看样子江韫也实在是不屑啊。

    对于这种狐假虎威的,嗯……敏和公主表示,她也看不起。

    就这样,两个人把事情定了之后,谢明珠就立刻回宫了。

    只不过她回去的路上,已经有人把宫里发生的事情与她说了。

    “啧,就她这样的人,还想进太子府的门?”

    “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

    敏和公主很快就回了宫,一回宫,首先就是要给柳莹一顿收拾。

    暖阁内,谢明珠一进来就叫人把柳莹拿下,让她跪在地上。

    柳莹之前的膝盖伤还没有好,如今又是骤然跪下,疼的她骨头里一阵钻心的疼。

    谢明珠有没有避了这明珠宫的宫人,自个儿上前一步,就是给了柳莹一巴掌。

    被敏和公主打并不丢人,丢人的是,谢明珠才七岁。

    被一个七岁的小女娃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这对于柳莹来说是奇耻大辱。

    “谢明珠!你——”柳莹显然是气的狠了,口不择言,脱口便是直接唤了谢明珠的名讳。

    “啪!”

    这一巴掌,是宗晓打的。

    “直呼公主名讳,属大不敬!”

    宗晓甩了柳莹一巴掌后就退在了一边,而挨了两巴掌的柳莹,脸上显然都肿了。

    “本公主告诉你,你为什么挨打。”谢明珠站在柳莹面前,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

    “妄想攀了太子皇兄这根高枝,你说你该不该打?”

    没想到柳莹大笑几声道:“公主怕不是糊涂了,太子殿下日后娶什么人,你能做主不成?”

    谢明珠也不恼,而是道:“你觉得,太子皇兄看得上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女人?”

    “前儿个巴着本公主的七皇叔不放,后面又巴着安北侯不放,今儿又打了主意在本公主的皇兄身上,你说你该不该打?!”

    谢明珠的最后几句话明显是带了怒气的,柳莹纵然听的一脸煞白却也是替她自个儿强辩道:

    “人往高处走乃是人之常情!公主不能这样污蔑我的清誉!”

    “好一个‘人往高处走’。”谢明珠的笑容里充满了讽刺,继而说起了今天她在洛亲王府和江韫商量过的事情:

    “既然柳小姐一心想要往高处走,那么本公主给你这个机会。”

    “说起来这朝中有不少的爵爷想要娶个年轻貌美的续弦,想来柳小姐很是向往?”

    柳莹先是低头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行啊,本公主回头就安排,只不过要一个条件。”谢明珠说完这话,柳莹便迫不及待道:

    “行!我答应!”

    “先别急,听本公主说完。”谢明珠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玩味:

    “柳小姐只要出嫁后与洛亲王府断绝关系,本公主就为你安排,如何?”

    谢明珠本以为柳莹会犹豫几分,没想到这女人倒是很快的就应承了:“好,我答应!”

    当然,谢明珠也不会因为柳莹这一句话就轻易信了,万一这人过后不认就麻烦了:“既然如此,那么就麻烦柳小姐写三份断绝书,一份在你那儿,一份给洛亲王府,另一份则是存于本公主这儿。”

    “好,我写。”

    见柳莹应承下来,谢明珠叫人端了笔墨上来,看着柳莹写下三份一模一样的断绝书,确定无误之后才叫人按了手印。

    “梧桐,你亲自送去洛亲王府。”

    梧桐上前应了,接过这封断绝书就前往洛亲王府。

    “希望以后柳小姐不会后悔。”谢明珠收了一份断绝书,临走之前补充一句。

    柳莹嘴角勾起一个自认为完美的笑:“公主放心。”

    我柳莹,绝不会后悔。

    从暖阁出来后回了正殿,戚烟在一旁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公主当真要为这人——?”

    “不然呢。”谢明珠叫安如收好那份断绝书:“与其让柳莹这个不知道深浅的女人天天作妖,倒不如直接满足了她的意思。”

    “这样一来,我安心,皇婶也安心。”

    “也就不会伤了洛亲王府的面子。”

    听谢明珠这样一说,戚烟倒是有些可怜这位柳小姐。

    她哪里是不谙世事,分明就是蠢得到家了。

    等着吧,这位柳小姐很快就会知道,一个没有强大后台的正室,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世家大族里头,那就是任人搓圆捏扁的下场!

    “对了。”谢明珠想起来江韫如今身怀有孕,也是不好出面,便吩咐戚烟去凤雎宫走一趟。

    “你去凤雎宫把这事情与皇后娘娘仔细说了,请她辛苦一下。”

    “奴婢明白,这就去。”

    同时,收到这份断绝书的江韫则是吩咐下去,叫人替柳莹准备嫁妆。

    好歹也是仁至义尽不是吗?

    只是希望到时候她那个傻夫君回来别太难过了——他那个好义妹,为了一个正室的名头,连他这个照顾了她好几年的义兄也不要了。

    “这柳莹也是真的蠢。”江韫叫人把那断绝书放在她梳妆台下放好,道:

    “替本王妃放好。”

    “回头这位柳小姐要是受了什么委屈,本王妃就拿出来给她瞧瞧。”

    她柳莹亲手写的断绝书,可容不得她柳莹自个抵赖!

    解决完这件事情,江韫觉得她接下来可以安安心心的等着她肚子里的这个小郡主出来了。

    嗯,没错,王妃娘娘就是这样自信,认为自己肚子里的就是个女儿。

    跟谢明珠一样乖巧可爱的女儿。

    为此江韫准备的小衣裳全是女孩子的,就等着小家伙出来穿上。

    ——

    戚烟这头去凤雎宫带了话,徐宁娘拍着谢竫的手一顿:

    “确定真的是她自愿写的?”

    戚烟就差没有赌咒发誓了:“回皇后娘娘的话,是真的。”

    “这柳小姐一听说能嫁给世家大族做正妻,就立刻应承了,期间公主还说了让她想好再做决定。”

    “可是这位柳小姐当真是决绝。”

    徐宁娘听了这话,复又轻轻的拍着怀里的谢竫:

    “到底是年轻,不知道这里面的龌龊。”

    谢慎对他这个义妹有多好徐宁娘也是知道的,只不过那也仅限于兄妹之间。

    如今谢慎这位义妹为了这富贵,竟是连这些年的义兄也不要了……罢了罢了,随她吧,总之以后有的她受的。

    就在戚烟去了凤雎宫回话的第二日,朝中就有几个家里没有正室的爵爷递了折子给明武帝,说要娶柳莹。

    明武帝把折子给了徐宁娘一观,徐宁娘看过之后,让人带去了明珠宫。

    谢明珠粗粗看了一下,注意到这几位求娶柳莹的爵爷,都是经常流连花街柳巷之人。

    说句实在的,要不是大梁不允许娼妓入门,八成这些人真的会做出来这种事。

    谢明珠拿了奏折给暖阁里头养脸伤的柳莹看。

    毕竟这位柳小姐是要嫁人的,脸不能看还能要得?

    柳莹接过折子,最终选择了其中一人。

    兴昌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