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嗔笑着瞪了她一眼,然后再看看怀里的念夕粉白可爱的小脸,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得意的笑笑“那可不!都是一帮皱巴巴的老女人了,还天天的见,哪有我这大孙子可爱乖巧!”

    其他嫔妃都附和着笑笑,其中一个看着位份应该还不算低的,朗声笑笑“哎!还真是,你看看这孩子,浓眉大眼,眼神沉稳,一看就是一个有主意的,见着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惊不怕的!不愧是我们大翊朝的皇长孙!”

    “是啊!是啊!”

    “可真是可爱!”

    “是我们大翊朝的福气!”

    众人都奉承恭维着,小陶捏了一块着餐桌上的白玉糕放到嘴里尝了一小口,味道不错,特别的香甜,然后嘴角弯了弯,这种表面光鲜,内里各有心思的场面她不是很喜欢,不过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需要应付的!

    对面司徒羽也没有在意旁边的司徒宁,只抱着念念低头笑着跟她聊,其实谁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的天!

    小陶也知道这种朝堂上的事情她不需要替司徒羽操心,他在这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可以说比这里所有人都明白这里面的事情!

    所以老皇帝的心思他一定比自己更清楚!

    众人都彼此闲聊着,小陶和旁边的云月公主互相小声猜着后面的那些人都是谁,她们两个空是皇家人,其实对这里都不熟悉,对皇上的那些嫔妃,还有自己家的亲戚也只是知道,不过都没有正式见过面!

    此时曹公公尖细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众人一听都赶紧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走道儿上给皇上磕头施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皇帝笑呵呵的摆摆手“都是自己家人,不用拘礼,都起来吧!”

    老皇帝坐到皇后身边,一脸慈祥的看着念夕,“哎呀!这就是朕的皇孙司徒玹霖!好!好!真是好啊!我大翊朝总算是后继有人了!”

    下面的人都赶紧齐声回到“恭贺皇上喜得皇孙,恭贺大翊朝后继有人!”

    老皇帝乐呵呵的看着众人“好!好!来,来,我们一起喝一个!”说完自己先饮了自己手里的酒!

    众人也都跟着饮了一杯酒。

    老皇帝喝完看着众人笑笑,然后看了一眼司徒羽,“看到你们都在,我真是心里高兴啊!今日是家宴,又是我这皇孙,皇孙女第一次过来,所以希望家人都在!”

    说完又叹了口气,一脸慈爱的看着司徒宁,“这人老了,就希望儿女都在,宁儿他也知道自己错了,霍老将军这次将南边化为我大翊朝的版图立了大功,我原本要给他封赏,他却只希望我能让宁儿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就好,所以为了不让老将军寒心,我就将宁儿放了出来,让他回谦王府陪他母亲安度余生吧!”

    底下众人没有一个要反对的,都瞄瞄庸王爷,再看看司徒宁,也不知道皇上要打什么算盘,反正皇上要宽恕自己的儿子,他们也都不好公然反对,于是都齐齐回了一句“皇上仁慈!”

    小陶笑笑继续磕着手里的瓜子,那边司徒羽抱着念念也没有太积极的反应,司徒然喝了一杯酒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父皇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式微,或者说以退为进的想要麻痹三哥的注意力,他将朝堂的事情都交给自己处理是不错,可是但凡做什么决定性的事情,他都会拐弯抹角的改变自己的想法,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而且他丝毫都不提三哥在这次解决瘟疫事件和在南边除掉对方首领的功劳,是打算彰显他的余威吗?

    “羽儿,虽然之前你与你大哥有些意见不同的地方,可到底是亲兄弟,血浓于水,你不会介意父皇将他们放回自己的府里吧?”

    老皇帝看着司徒羽一脸毫无波澜的样子就心中有气!

    司徒羽给念念擦擦口水,然后抬头看着老皇帝嘴角弯了弯“父皇多虑了,孩儿怎么会有意见呢,大哥是长子!再说谁都不敢保证自己的一生不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更何况他要抢的也不是我的东西,我自然不会在意!”

    老皇帝只觉得嗓子眼儿一下就被堵住了,脸色变化莫测,最后勉强笑笑“是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皇后娘娘在旁边低眉笑笑,老皇帝的心思她自然是明白的,不就是觉得羽儿有些太狂妄,这次南边的事情还有些功高盖主了,这次想要敲打他一下,让他知道他只是个臣子罢了!

    “皇上的确多虑了,羽儿面上看着冷淡,其实最重兄弟感情了!再说他们夫妻两个也不在京城居住,哪里会在意这些呢!今日是家宴,不说那些国事,大事的,今日念夕和念念过来我高兴,只准说高兴的事情!”

    老皇帝也不驳皇后娘娘的面子,笑着附和“好,好!大家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之后便是歌舞升平,把酒言欢,一派祥和的气氛!

    小陶不太喜欢这种虚假的场面,等到念念和念夕他们该睡觉的时间,便借口离开了!

    然后幽幽锦绣她们也跟着小陶离开了会场。

    小陶和她们一起回了紫宸殿,殿里面已经打扫干净了,殿外也是层层守护。

    念念和念夕洗了澡,换了睡衣,喝过奶,都被抱到了寝室,铺的盖的都是他们常用的花色,枕头也给他们带了过来,两人看小陶在身边躺着,虽然自己的波波不在,可是太困了,便都自己一咕噜躺下就睡着了。

    小陶躺在床边上,看着他们两个睡熟了,便给他们盖好被子,然后起身躺到旁边的榻上等着司徒羽回来。

    这边的床太小,今晚不能跟孩子们一起睡了,思棋她们两个守在床边,在地上打地铺守着。

    小陶躺着不一会儿也迷糊着睡着了,睡着睡着就觉得有人将自己抱了起来,闻着淡淡的花香味道知道是司徒羽回来了,自然的往他怀里钻了钻,慵懒着嘟囔了一句“老公,你爹他想干什么啊?杯酒释兵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