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一千零四十章 躲不过的现在
    姜小白想着反正有十年的时间相处,不能操之过急,暂时不能表现得太过熟络,要不然风言的自尊心会受到打击,随时都有可能翻脸,应该尝试着让他慢慢接受他们,所以刻意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但风语和雨晴却不管这些,一点都不客气,就坐到了风言的桌子旁,一人坐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风言只能假装听不见,一言不发,自顾喝酒。

    吃完饭,众人又等了半天,几乎把整个酒楼的所有酒菜都打包完了,布休甚至把隔壁几个酒楼一扫而光,连包子馒头都不放过,毕竟他们在茫茫星空里来回待上二十年,补给一定要充足。

    对于风言来说,二十年不吃不喝也无所谓,但几个女人却是不行,但这种补给的感觉对他来说,却是非常熟悉,每次他们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这样干,从当年和姜小白去参加无生海狩猎大会,路上他们就购买了无数煎饼,也正因为那些煎饼,让他们养活了七国总盟上百号的人。不知为何,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的心里觉得特别温馨,只是他不愿承认。

    一直忙到天黑,众人终于上路了,昙花仙子告诉姜小白,路很简单,朝着北极星的方向一直飞下去就行了。

    风语雨晴和芊如琅月因为修为太低,茫茫星空中又没有空气,时间久了根本受不了,而且她们飞得实在太慢了,按照她的速度飞过去,一百年也到不了,所以刚离开这颗星球,姜小白就把他们收进了私空间。

    飞了大约十多天,见没有人飞上来,姜小白便让达摩和十八罗汉回去了。

    茫茫星空中又剩下他们六个人,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

    起初他们都有一些不适应,但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布休是个憋不住的人,首先就放开了,毕竟是十年时间,如果不聊天的话,能把人憋死。但风言却不想跟他聊,始终跟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布休追不上他,只能干着急,一肚子气的话说不出口。

    风言不想跟他们说话,只是因为前世的羁绊,虽然他故意疏远姜小白几人,但这几人毕竟是他熟悉的人,如果他真的只记得前世,不记得今世,哪怕十年一句话不说,他也觉得无所谓,可惜他们实在太熟悉了,看他们聊得欢快,心里忽地竟有一些失落,总感觉缺少了一点什么。一个人不管长得有多大,活得有多久,心里总是藏着最纯真的童心,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一起玩的小伙伴,忽然不跟你玩了,人家几人在踢毽子,捉迷藏,而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

    这世间最可怕的东西,其实就是孤独

    ,所以花紫紫服下化石圣露,每个人都觉得恐怖,其实风言也不例外,眼看在茫茫星空中飞了一年了,心中空虚无比,又不能修炼,又不能说话,感觉跟服下化石圣露没什么区别,就一个人孤独地飞着。

    因为孤独,所以心里难免会胡思乱想,他也会把他的前世今世在心里来回对比,说心里话,虽然这辈子只活了几十年,但说实在的,还是这辈子活得开心充足,脑海里翻来覆去想的,也总是这辈子的事情,想到清凉城,他跟姜小白偷鸡摸狗,想到他们去逛窑子,因为没有钱被人家赶出来的情景,他也会哑然失笑,那种感觉就像是坐了一场有趣的梦,醒来依然回味无穷。

    只是上辈子对他的影响实在太深了,让他实在无法释怀,去跟仇人亲近,去跟自己曾经最深爱的女人以兄妹相称,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折磨。

    飞得时间久了,他的脑子也有点麻木了,完全是放空状态,这时忽听后面的查理大叫一声:“风言——”

    他想都没想,下意识地转头回了一句:“叫我干嘛?”说完才知口气不对,又脸色一冷,补充一句道:“叫什么叫?”

    查理道:“布休看到边上有一颗星球,上面有山有水,我们是不是应该上去歇息一下啊?”

    风言冷冷道:“有什么好歇的?赶路!”

    查理道:“但你妹妹和雨晴也要出来透透气啊,他们都关了一年了,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我感觉她们就要憋疯了!”

    风言想说,疯了就算!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便不再说话。

    查理叫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那我们要改变方向了!”

    风言冷冷道:“我在这里等你们!”

    查理道:“你不怕我们跑掉吗?我们现在是你的人质啊,你要看着我们啊!”

    这句话听得风言哭笑不得,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人质?没有一点做人质的觉悟,让他这个绑匪有些汗颜。对于姜小白和布休,他心里是信任的,知道他们不会逃跑,但对于佛主和二郎真君,他一点都不信任,那两个家伙绝不是好人,特别是二郎真君,一肚子坏水,这种印象已经根深蒂固地烙在他的心里,所以现在他的心里有点纠结,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两个人不会跑,但直觉告诉他,这两个家伙靠不住,他们若是离开他的视线,他心里不踏实,便道:“那带路!”

    布休便带着他们向他看到的那颗星球飞去。

    大约飞了一天功夫,终于到了那颗有山有水的星球,布休就瞅准一个湖,在湖边落了下来,湖边是一片草场,此时绿

    意盎然,不远处有山,层峦叠嶂,郁郁葱葱。

    风言始终离他们有十几丈远,这时望着湖面,淡淡道:“你们快点!”

    姜小白便把几个女人煞了出来,这几个女人真的憋得太久了,一看此番美景,忍不住欢声雀跃,范思离就问王青虎:“我们到了吗?”

    王青虎摇了摇头,道:“还早着呢,先歇息一下!”

    姜小白转头道:“静儒,你去山里看看有没有野味,有的话就打点过来,给她们改善一下伙食,这段时间都是吃冷酒冷菜,肯定吃腻了!”

    芊如忙道:“对对对,吃得我想吐了!”

    陈静儒便应了一声,琅月和芊如也要去,三人便一头扎进了大山深处,其它人就在湖边坐了下来。

    风语见风言站在不远处,就准备过去跟他说话,姜小白却拉住了她,顺便向雨晴递了个眼色,雨晴会意,便向风言走去。

    风言耳目何其灵敏,虽然他依旧看着湖面,但听脚步声,就知道是雨晴过来了,说心里话,他现在心里害怕两个人,一个是风语,还有一个就是雨晴,他不想她过来,但又不好像小孩子一样跑开,就假装没看到。

    雨晴走到风言身边,并没有说话,跟他一样,也是望着湖面怔怔发呆,许久许久,倒让风言有些不知所措。

    很多时候,几个女人都是待在范思离的私空间里,因为范思离跟他们修为相当,但范思离跟他们几个男人在一起,除了跟王青虎说几句话外,也会觉得无聊,就想找几个女人说话,姜小白便会把她们都收进自己的私空间,刚刚雨晴就是待在他的私空间里,姜小白告诉她,现在风言变了,风言的内心也是痛苦的,就算他会转变,也需要一个转变的过程,你不要急功近利,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不然只会适得其反,令风言生厌,毕竟前世的凰沐在他的心目中占据了很大的位置,让你一下替代,肯定接受不了,你要尝试着慢慢进入他的内心。

    其实他们都知道,姜小白是个钢铁直男,对于男欢女爱的事并不精通,但雨晴还是相信了他的话,所以没有再哭着闹着让风言承认他们之间的爱。

    过了许多,雨晴才转头看着风言,笑着道:“喂!”

    既不叫他风言,也不叫他天争,让风言颇感意外,转头看了他一眼。

    雨晴笑道:“反正闲着也没事,要不我们坐下聊聊吧?就算你不再爱我,但你也不可能恨我,就当是陌生人,行吗?”

    这话让风言不好拒绝,怔道:“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