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大侠本窈窕 > 第一百五十四章:天下一统
    若说说服曾丛,苏钰思来想去,其实心里还果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越是相处的多了,越是发现曾丛活的极为寡淡,不爱美人,不爱金银,若说对权势还有些许心思的话,他如今也早已经得到了,所以想要说动他出山,苏钰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见曾丛这般开门见山的提问,苏钰在腹中搜罗了一大番感性至极的话语,到了嘴边,先叹息一声,唤道:“小丛弟弟。”

    曾丛捻着蜜饯的手一顿,险些将蜜饯跌在桌上。

    苏钰嘿嘿一笑,感慨道:“我们认识,许多年了吧。”

    曾丛点头,“七年零六个月了。”

    苏钰一听,脑中细细的算了 一番后,不由得老脸一红,感情这曾丛,是从她开始沿路打劫那次开始算起了。

    这件事情不想起来还好,想起来了,苏钰恍然忆起,当初打劫他的几十两银子,还埋在青云岭的树洞里,未曾还给他,不知道隔了这么久,那银子有没有被旁人偷走。

    看看曾丛,饶是苏钰这般脸皮厚的人,此时也觉得十分尴尬了,如今曾丛都是堂堂一国丞相了,此时说还人家几十两银子,未免显得曾丛小气,可若说不还,又显得她这人不够实诚,于是想来想去,苏钰干笑两声,支支吾吾的应道:“都,都这么长时间了啊,呵呵,呵呵。”

    曾丛将蜜饯放进嘴里,瞧上苏钰一眼,她脑子里想的什么事情,他也猜度了个七七八八,于是只低头笑笑,不再言语了。

    苏钰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又寻找突破口道:“怎么不见红砂了?说起来,当初在甬江的时候,就瞧着你们两个挺好的,待什么时候……”

    “我将她留在甬江了。”

    曾丛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苏钰刚刚编排好的,什么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话,一下子夭折在了腹中,说与不说,都有些不大合适。

    无奈,苏钰叹息一声,抚着额头,摇着脑袋道:“没想到你竟是最难拿下的一个人,总不至于,还像当年一样将你绑了去吧。”

    曾丛似乎有了兴致,“绑回青云岭么?”

    “嗯?”

    “阿虾说,你小时候的愿望,便是……”

    “没有!坚决没有!没有那回事情!”

    苏钰摇着脑袋坚决否认,心里却是将碎嘴的阿虾咒骂了千千万万遍。

    “呵呵。”曾丛难得开怀笑了一次。

    “阿钰当年的志向很远大。”

    瞧见曾丛心领神会的表情,苏钰知晓他已经知道了清清楚楚,干脆耸了耸肩,瞧着曾丛眉眼如画自有风华的脸,眯着眼睛道:“你应该庆幸,当年我在路上见了你,就只盘算着等再大些,将你劫上山去呢。”

    曾丛眼眸微动,带起隐隐笑意,后又慢慢暗了下去,泯一口茶水,低声问道:“后来,是因为有了他么?”

    提起萧逸,苏钰点点头,一颗心有些闷闷的疼,“算是吧。”

    “如果……”曾丛抬眸看着苏钰,似是半开玩笑的道:“我是说如果,没有萧逸的话,你会选择我么?”

    听着曾丛的话语,望向面前笑意浅浅却有些小心翼翼的眼睛,饶是苏钰在感情事上迟钝,此时也有些意外。

    有一刹,苏钰脑海里细想过,若曾丛喜欢她,她是不是可以利用曾丛这份喜欢,让他帮她?

    稍一转念,苏钰便否定了这个想法,她只当他做朋友,做好兄弟,她尚且未曾给曾丛做过什么,凭什么再利用了旁人的一颗真心呢。

    不过幸好,曾丛说的,也是“如果”。

    苏钰眼睛一涩,努力笑笑道:“我打小就是个死心眼儿,很容易满足,向来什么东西有了一件,便再不会去贪图第二件。”

    口中的茶水似乎泡的太久了,浓浓的,有些苦涩,曾丛笑笑,不经意道:“或许,是我不够好吧。”

    “不。”苏钰摇摇头,“你方方面面,哪一处都比萧逸不差,甚至更优秀,只或许,你命中注定的那个姑娘,并不一定是我,她可能,很快就会出现了。”

    西边墙头的晚霞红彤彤的一片,仿佛要热烈的燃烧,将整个天空照亮一般,可是夜晚,终究还是快要到了。

    曾丛望向晚霞,喃喃道了声,“借阿钰吉言吧。”

    苏钰低下头,不再看曾丛有些寂寥的身影,倘若这世上没有一个萧逸为她生为她死,为她放弃所有,那么她说不定,果真会爱上曾丛,可是今生今世活过一辈子,不管能不能救出萧逸,不管他能不能陪她走过余生,这一生,有过他一个,就够了。

    站起身来,苏钰不曾强求,握了握自己的衣襟,又轻轻放开,朝着背对着她的曾丛道:“我知道你本没有义务帮我,我只不过,还是想求你一次,我……”

    “我帮你。”

    曾丛似乎不假犹豫,肯定的应下了苏钰的话。

    苏钰听了,猛然抬起头来,却听见曾丛回过头,一双眼睛里静的仿佛夜里的星空,深不见底,又莫名的沉静寂寥。

    “抛开儿女情长,不如,我们也来做个交易。”

    苏钰心头一惑,“什么交易?”

    “北狄的存在已经有了千百年,他们的实力,有着很深很牢的根基,以大梁如今的兵力,你或许可以带兵战胜他们一时,甚至削弱他们,却歼灭不了北狄千百年的根基。”

    “那便已经够了。”

    苏钰上前一步,行至曾丛身侧,瞧着天边的晚霞,这个道理,她又何尝不知道。“祖皇帝带着属下打下大梁的江山,算起来也不过百年,大梁正处于休养生息的阶段,所以这么多年以来,都只派着萧家军驻守边关,从未真正大规模征讨过北狄,再加上大梁境内各路诸侯心思不齐,便也一直这样以守为进,勉强维持着和平。眼下若是能竭尽全力出兵,只要削弱了北狄,必然能解了几十年的边关之患,所以这一战,不仅仅是为了萧逸。”

    曾丛点头,与苏钰并肩站立在一起,走进他世界的女子,为数不多,苏钰却是一个让他欣赏甚至敬佩的人,她的机谋才智,心胸度量,不输于全天下的任何一个男儿,甚至他自己。

    “这也是,我要同你做的交易。”

    苏钰蹙眉,这次未曾开口问,而是等着曾丛将话慢慢说完。

    “天下一统,百姓方能安宁,这些年来,大梁的土地上大大小小的战役数不胜数,老百姓颠沛流离,战场上死去的兵将,都是百姓家的丈夫儿子,还有父亲,战死一个人,便是一场家破人亡,而百姓在天灾战乱的土地上播种的粮食,最后被一次次的充了公粮,这些年来,大梁冻死饿死的百姓,比老死的病死的,多了不知多少倍。”

    念起如今困苦的百姓,苏钰也曾亲眼见过,接触过,甚至她也是战乱当中的受害者,提点到这里,苏钰大概也明白了曾丛的意思,果然,耳听曾丛开口求道:“所以,我随你平定外患,你助我大梁一统,如何?”

    苏钰沉默片刻,如背负了千斤的重担,喃喃道了声,“天下一统……”

    历经几个月的筹谋奔波,军将齐整粮草充足,各路人马齐聚北狄边境的时候,一支队伍自西川方向策马而来,后面浩浩荡荡跟着的,足足有几万兵士。

    苏钰在营中得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头突突乱跳了一瞬,想着若是此时西川对他们有什么动作,那将会大大影响了此次作战的计划。

    纵然面上镇静无比,但是身旁一身戎装的曾丛,确是看出了苏钰稍稍有些慌张的内心,于是出言安慰道:“不必担心。”

    苏钰点点头,她信曾丛的话,可想想当初萧逸派兵前去助战白洲的时候,北狄借机攻打边关的事情,本就与西川有关,此时此刻西川前来兵马,苏钰不得不有些担心他们的企图。

    忧虑半晌之后,事实证明,苏钰还是多虑了。

    此次北狄派来的领兵将领,是西川大将宗疗,而宗疗进了帐中,抱拳行礼,说明此次前来,是与大家一起共退北狄的。

    曾丛依着礼仪接待了宗疗,苏钰只站在曾丛身背后,一直未曾说话 ,见到宗疗,心里总会念想起当年令书生心急入了圈套的元凶,正是这宗疗,在苏钰心里,书生的死,与宗疗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进了帐子的宗疗,第一眼也已经瞧见了苏钰,拱手行了个礼,苏钰只将目光移向了别处,未曾言语,只是案几下隐着的手,早已经暗暗掐紧。

    若不是眼前如此微妙的情况,若不是如今大战在即不得意气用事,若是换做之前的苏钰,早已经拔剑朝着宗疗去讨说法了,但是如今,最起码在萧逸还未曾救出来之前,是不能的,书生对她固然重要,但是眼下活着的人,更重要。

    兵临北狄,苏钰惦念着萧逸,每一顿饭菜,都吃的不知其味,出了大帐的时候,抬头望一望高远的天空,刚刚深呼了一口气,却听的身后脚步声近了,紧接着,宗疗的声音传到了耳际。

    “钰姑娘,燕折世子,派宗某来助姑娘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