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我是大大侠呀 > 第65章 皇甫涵的诡异举动
    “吴大人,您没事吧?”魏一清及时扶住了吴渊,没让这位倒在地上。

    “我没事,多谢魏大人。”吴渊晕了一晕,不过毕竟是久经宦海沉浮的老人了,抗压能力强大,现在已经恢复。

    他直起身,看着紫东来和两个手下扶着杨文昌二人进来,甚至一直忍到杨文昌和蔡文翰坐下来,这才开口问道:“杨大人,蔡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他并不想暴露出和杨文昌的亲近关系,尤其是这种时候,他感觉自己这位“贤弟”似乎要倒霉了。

    待杨文昌将事情经过说完,吴渊沉吟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道:

    “这么说来,你们锦衣卫看押的两个重犯都被人劫走了?”

    杨文昌和蔡文翰的眼睛不约而同地眯了起来。

    杨文昌心道:“这个老吴,这么快就急着撇清关系了,呵呵,还真是个‘实在人’呢!”

    蔡文翰已是出口讥讽起来,“吴大人,这人可是在大人您的地面上丢的,这干系您可是撇不清的!”

    吴渊呵呵一笑,说道:“老夫岂是那种推脱责任的人,此事已经有线索了,是魏知州的功劳,和本地的一个小帮会——铁狼帮有关。”

    杨文昌和蔡文翰能够在锦衣卫中脱颖而出坐到现在位置,心思自然是极灵活的,立刻明白了吴渊的意思,这言下之意就是找到线索的功劳是我泰州的。

    这个老狐狸!

    杨文昌心中一动,拍案而起,蔡文翰以为自家大人是要对吴渊发飙,脸一沉正准备助个阵,就听杨文昌怒喝道:

    “竟然是铁狼帮,没想到啊,这泰州地面上竟然有帮会同契丹人勾结,这是卖国啊!我锦衣卫负有侦讯稽查之责,此事我一定要彻查到底!”

    吴渊眼皮子一抬,心道:“让你锦衣卫彻查?那我泰州岂不是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你小子为了脱罪,不知要掀翻泰州官面上多少人呢,连老夫也要担责。”

    蔡文翰则是心中一喜,老大就是老大,这番话老子果然说不出来,有道理,有道理!

    定是因为你泰州有人同契丹勾结,我等才失了要犯,还因此害死了我锦衣卫那么多兄弟!

    那我要不要也说上两句,给这姓吴的老小子添把火?

    就在吴渊和蔡文翰各自转动着念头的时候,却又听杨文昌话锋一转,说道:“当然了,此事我锦衣卫也确实有责任——”

    “大人!”蔡文翰大惊。

    吴渊一愣,随后心里微微一笑,显然是弄明白了杨文昌的打算。

    这重犯丢失的罪责,显然两家独自承担是都担不起的,若是各自分担一部分,再找几个有分量的人出来抵罪,责任便能减轻很多。

    “没想到,这小子多年未见,倒是历练出来了。”

    杨文昌止住正要说话的蔡文翰,继续道:“我锦衣卫确实有责任,毕竟人是耶律洪基从我等手中被劫走的,不过也是因为我等都没想到,我大周腹地江南之所竟然也能有人和契丹人勾结上……”

    “好了,杨大人不用说了,这罪责我们两方共同承担,现在当务之急是追回犯人,抓住劫囚之人。”吴渊既然弄明白了杨文昌的意思,也就不再同他打马虎眼了。

    “好,快人快语,吴大人立刻安排人手,我也会调动附近锦衣卫千户所的人马。不过……”

    “杨大人有话就说。”吴渊和杨文昌对视了一眼。

    “不过,那耶律洪基实力颇强,我方需要有高手助阵才行。”

    听到耶律洪基的名字,吴渊也是脸皮子一抖,这位可是凶名赫赫!

    “这泰州城倒也有几个名气不小的武功高手,不过有几个未必请得到……我尽量将他们招来帮你。对了,魏大人,你身边这位……”吴渊沉吟了一番后,又将算盘打到了紫东来身上。

    紫东来在江湖上名气不小,便是身在泰州的吴渊也有所耳闻。

    这不是就个现成的高手么!

    魏一清望向吴渊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紫东来不是他的下属,他无权要求对方去做这件危险的事。

    这时,紫东来说话了:“大人,此事我愿为!”

    魏一清看着紫东来,面色复杂地说道:“东来,你实不必为我如此啊!”

    “大人,东来此举倒也不是全因为大人的情面,着实是这耶律洪基乃是契丹大将,未来必是我大周国的大敌。东来身为周人,自然要为国家尽一份力量。”

    “好!”

    “紫先生果然是条好汉!”

    杨文昌和蔡文翰齐齐夸赞起来,这种惠而不费的口舌便利,他们自然不会吝啬。

    ……

    离开知府衙门后,蔡文翰奇怪的问道:“杨大人,劫走皇甫涵的明明是血蝠魔此枭,大人您为何要说是耶律洪基呢?”

    杨文昌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血蝠魔在江湖上名气虽大,但官家不知道啊,但这耶律洪基就不同了,此人可是在官家那里挂了名的,输在此人手上,官家那里也好说话。况且……谁说血蝠魔就不能和耶律洪基是一伙的?”

    蔡文翰恍然大悟!

    ……

    夜幕里,又兑换了一件一次性隐形衣的杜文星,终于借助这件道具一路有惊无险回到了家中。

    没敢走正门,他直接从围墙上翻了进去。

    路过马厩时,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嘶鸣。

    他这才想起,这三天没回来,这马也饿了三天。

    可怜的家伙!

    杜文星没去管它,摸着黑来到了卧室,关好门窗后将油灯点亮,从怀中将金色薄片拿了出来。

    仔细观察之下,他才发现,这薄薄的东西并非只有一层,翻动下来竟有九页,是一本孩童巴掌大小的金色书籍。

    只是因为太薄,合起来只有一页纸那么厚,看起来好像只有一片似的。

    这东西能让那贼囚如此慎重的藏在身体里,定然不简单。

    他将金色小书凑到油灯前,只见其材质有些像是金箔,但更加柔软,能够轻易地卷起来,上面布满了一个个细碎的花纹……

    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杜文星想了想后,将这片金色薄片藏在了内衣的夹层中。

    咔嚓!

    屋顶上传来瓦片被踩碎的声音,杜文星蓦然一惊,浑身冒出冷汗,呼的一下,将油灯吹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