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锦华谋 > 第九十八章 笑话
    “阿锦,你饿了吧?舅母还在同母后说话,我已经同母后说了,你们今日便在我这儿用膳。”常阳公主温柔地走了进来张罗道。

    程锦自是不会亏待自己的肚子,先是一口茶一口点心吃得心满意足,待后来御膳房一道道菜上来了,她更是放开了肚皮,大快朵颐,一边还不忘保证道,“公主放心,等你们出了宫,我不仅请你们吃明月楼,还请你们吃好味斋的点心果子。”

    常阳公主年纪大些,只觉得程锦娇憨天真,安阳公主却同程锦一般是个贪玩好吃的,两人一拍即合,说得眉飞色舞。

    “当年庄敬皇后设立女学,是想勉励女子自立自强,也能走读书科举之路,可你看我们如今的女学,从先生到我们这些女学生,哪个是要正经读书科举的?”安阳公主就是个快人快语的爽朗性格,她乐意同程锦说话,便也不管不顾什么话都往外说。

    常阳公主虽然并不赞同安阳公主如此口无遮拦,但这种牢骚话无伤大雅,便也随着她去了。

    “说的是啊,既然不准备正经考科举,何必去女学累死累活地学那些经义?要想读书认字在各府的家学里读书也行啊。”程锦一脸不解。

    勋贵朝臣按照品级,家中子弟都能有几个进入国子监读书,但程家除了程钤,其他的子女不是在家中族学读书,便是去书院求学,除了因为国子监门槛高,还因为里头规矩森严,每年都要举行年末大考,考不过的学生任你是皇亲国戚,还是王公贵族全都劝退回去,最可恨的是劝退的名单还要在监内张榜公布,丢人丢得全京城都知道,就连两位公主都觉得压力大,何况是其他人,单这一点就吓退了不少纨绔子弟。

    也因为规矩严厉,国子监的学风始终很好,除了鸿山书院,国子监可以算是大梁最好的求学之地了,毕竟能留下来的大都是一心向学之人,在里头教授课程的也都是饱学鸿儒,只要努力,通过年末大考还是不难的。

    “你说的对啊!依我看这个女学压根就没设立的必要!还不是因为那些女子想嫁个好夫婿啊,能在国子监女学读书的,都是京中有名的闺秀,被女学里的那些先生教导过,不愁不知书达理,何况还能认识我们这些手帕交,这身价不就水涨船高,今后也能说门好亲事了么。”安阳公主大大咧咧地说,“倒是苦了我们姐妹俩,辛辛苦苦读半天书,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话也不能这么说,女学的先生教的好,学到的东西是我们自己的,再说余先生不就是科举出身的么?在女学里若真想考科举,也并非不可能。”常阳公主轻声细语地纠正道。

    “余先生是国子监的先生,又不是我们女学的先生,不过是给我们上几节课而已,”安阳公主不以为然道,“我知道皇姐你喜欢去女学读书,不就是为了……”

    “安阳!”常阳公主急急打断她的话,脸上带着羞恼的红晕。

    安阳公主见常阳公主似是真的急了,这才悻悻地住了口。

    不过就算她不说,程锦也能猜出个大概,恐怕文绍安也在国子监里兼课,常阳公主便是冲着他去的。

    文定年当初便生了一副好相貌,萧晟的亲妹妹便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最后因为嫁不成他早早就香消玉殒了,文绍安虽然与文定年生得并不相似,但美人在骨不在皮,他们本就是一个魂魄,那风姿气质毫无二致,常阳公主被他迷住也在情理之中。

    程锦不由得暗笑,这厮的桃花运还是这般旺,国子监的女学生们怕是有一半对他芳心暗许,怕是数十年后,又有好事者要编排出不少他的风流逸事来。

    安阳公主虽然闭口不言,但“嘿嘿”直笑,笑得常阳公主很不自在。

    程锦却愁眉苦脸道,“原来女学是这种地方,那我就更不该去了,我都傻了十几年了,原也不指望嫁人,老老实实在家里做个老姑娘便是了,何必去女学受那种罪。”

    她大喇喇地谈起自己的终身大事,半点也不觉得难为情。

    安阳公主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常阳公主心底暗松一口气,眸色微暖。

    常阳公主道,“你不去不成,你可是皇兄金口玉言让你去女学好好读书的,不仅得去,还得好好学,千万别被劝退回来。”

    “到了女学,我们今日同你说的话可不能在人前说,要是成天把什么夫婿、嫁人挂在嘴边,人家非说你羞人不可。”虽然感激程锦为自己解围,但常阳公主也知道以程锦这口无遮拦的性子,若入了女学少不得要被人明里暗里笑话,便出言相劝道。

    “你如今在京中也算是出了名,若是去了女学怕是有人要挑衅你,你莫要受人挑唆。”安阳公主担心她还是过去那副容易被人挑唆的性子,也连忙嘱咐道。

    “安阳姐姐放心,我不会再去举香炉啦,也不会再去举石狮子的……”

    安阳公主“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这憨直的性子,我还真担心你被人欺负,那些人也不会做什么,就喜欢嘲笑人,排挤人,逮着人的错处,就笑话个没完没了,你不必理会她们,若是实在受不住,便来找我,我替你撑腰。”

    常阳公主摇头微笑不语,程锦看似不谙世事,实则比安阳公主还通人情世故,哪里会是那种容易被人欺负的人。

    “那在女学里看《春日慢》也会被人笑话吗?”程锦盯着扔在桌面上的话本子。

    安阳公主奇道,“你不是不识字吗?怎么也知道这书是《春日慢》?”

    “我识字的啊,大姐教过我。”程锦娇憨一笑,“这几日在家里的族学上了几天学,正巧读了这本书。”

    “你刚识字就读这种书?阿钤竟也让你读这种书!”常阳公主红了脸,暗骂平日里稳重的程钤不着调,在她看来程锦就是不晓事的孩童,怎可让她读这样香艳的话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