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白衣逍遥行 > 第七十七章 突然杀出的神秘女子
    她如果今日就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样一句话不辩解的杀了白林川的话,那么从今以后她在这江湖里别说是声名狼藉了,就是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这些个正义之徒,浑身散发着正义的气息的年轻有为的弟子们,以后恐怕就是见一次追杀一次她了。

    可是,如果他们是真的要害她,那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日站在这里,她是一个人,孤身一个人,虽然有李复但在他们的眼里他们就是一伙儿的。

    而他们呢?他们是一群人,一群自称是正义的人,一群白林川蒙蔽了的人,她怎么能够与他们对抗呢!她要拿什么与他们对抗呢!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如今却要沦落到这种地步,也真的是让人心寒。

    可是,今日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如果今日不杀了白林川的话,不知道日后他又要残害多少同门中人,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如果她冲动,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名声,该怎么去重振白衣派呢!怎么去夺回师父这二十载春秋的努力付出和苦心经营呢!

    她在心底里一直不停的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那群人却依然是不依不饶,不给她任何思考和考虑的机会,冲上来就开打,招招致命,每一剑都目的明显,想要往她的心上刺。

    李复在旁边帮她,一边与他说话,他仿佛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好像知道她要杀白林川的动机,他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抽空对她说,“想好了就去做吧!只要自己不后悔就好了。”白清颜点头,冲出人海茫茫直直的冲着白林川走过去。

    “师叔,今日我一定要杀白林川,既然你要阻拦,那我只好不客气了。”白清颜冲过去,一把剑冲着白兰刺过来,白兰抽出剑,与白清颜打杀了起来。

    “白清颜,既然你如此的无情无义,那我今天就让你来的了会不去。还有以后再也不要叫我师叔了,我们白衣派没有你这样的人,不承认你这样的弟子。”白兰怒道。

    他显然没有想到过白清颜真的会对他下手,他原本计划只是让她在此身败名裂,让她成为各名门正派的笑柄。没有想到,她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即便是他以长辈的身份来给她施压,即便是他挡在白林川的前面,她也会过来与他打一场。

    打就打吧!白兰无奈,既然她执意不按照套路出牌的话,那么他也就不必对他手下留情,此时此刻,他对白清颜的印象还是那个笨手笨脚功力低下的人。他丝毫没有对她有任何的畏惧。

    等到真正的打起来的时候,白兰才发现自己完全的错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功力非常低下的弟子了,白兰心里想,也难怪白言会收她为弟子,如今她已经大有长进了,如此就一定要除之而后快,否则留到以后就只能是隐患。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那女子一身黑衣,看容貌是颇有些姿色的,但是,看起来她的年纪已经与白言差不多了。她是一脸的冷漠,她就直接走了过来,一把折扇一挥,几根银针朝着白清**了过去。

    白清颜正在全心全意的与白兰厮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但是因为她的动作幅度太大所以那些银针只有一根落到了她的身上,刚好落在了她的腿上,一阵剧痛。

    那女子走到白兰的身边,轻声地叫了句,“师兄。”白兰停手,看了看她,一脸的疑惑,“师妹,你怎么来了,今天我们正在……”

    还不等他白兰说话,那女子就愤怒了,“他死了都这久了,你在干什么?如今找到了凶手竟然也不告诉我,你叫我师妹,可是你什么时候真正的把我当做师妹了!”

    白清颜正打的起劲儿,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人,简直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白清颜听她的语气似乎是师父的师妹,可是从来没有听师父说起过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师妹。

    “师妹,我是一时的疏忽。这么多年也没有看见过你踏入过白衣派一步,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不在乎这些事情了。所以就没有告诉你。还请师妹见谅啊!”白兰说。看着白兰毕恭毕敬的样子,白清颜心想没有想到白兰竟然对一个师妹都这么的有礼。

    那女子一脸的不屑,一把扇子是纯黑的,上面一个字都没有,画的妆容都是暗黑系的,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白衣派的人,更何况白衣派里的人不都是要身穿白衣吗?怎么就她例外呢!

    “师兄,几年没见,你果然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凭着一张嘴就胡说八道。还是那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在我面前说话都令我作呕。”女子这话倒是直爽,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白清颜对白兰不是很了解,她只见过他几次,而且总体对他的映象也很好,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白衣人,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依然风度不减当年。没有想到他在自己的师妹面前竟然是这样一个形象,她突然对白兰和这个女子产生了无限的兴趣。

    “这谁啊?”李复问。“看样子,是我师傅的师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穿着一身白衣。”白清颜疑惑的说。

    “这个人我倒是没有听说过。不过看样子已经不是白衣派的人了吧,白衣和黑衣是相对立的颜色,这个女子身穿一袭黑色的衣服,想必是早早地就退出了白衣派。说不定啊,还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李复大胆的猜测道。

    那女子只与白兰说了几句话,白清颜也听的不是很真切,但她看到白兰的脸色已经明显的有些变了,甚至脸上写着愤怒两个大字。没有想到,还有人能够让白兰如此的愤怒。不过看得出来,他虽然愤怒,仍然是脸上堆着笑。

    真的很佩服他的隐忍的能力啊!白清颜心想,她和李复站在一旁像是看什么一样的看着他们。而那群过来围观的人也是一脸的茫然,纷纷猜测这个来路不明的黑衣女子是谁,不过至少她不是敌人,因为她站在白兰的旁边。

    白清颜的腿还在隐隐的做着痛,她低身去拔那根针,却突然有一把剑对着她的脖子。那黑衣女子冷冷的看着她,眼里有一种想要把她杀了的感觉。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那女子问,白清颜还是一脸的茫然,顿了顿,她立马把剑往她的脖子边轻轻地移了移,“问你话你就回答!快说!”

    “我叫白清颜,是白衣派白言的七弟子,我是后来加入白衣派的应该还没有见过这位长辈,。”白清颜说。那女子听了她的这一番话,若有所思的样子。再看看她的脸,除却脸上的那道疤以外,其他的地方真的是像极了一位故人。

    甚至她的眉眼之间存留着与那位故人别无二致的笑容,甚至她的头发她的嘴巴都让哪位黑衣女子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你没有来这里的时候是在哪里生活?”黑衣女子继续问道。

    “陆家,母亲白芷。”她不愿意说出具体的地方,她害怕这些人可能会到她的家里闹事,虽然那个家把她赶了出来,虽然那个家已经不再是她的家。

    她更加不愿意说出自己父亲的名字,她该说什么呢?陆老爷吗?还是师父,如果说是路老爷的话那她是真的不想说,如果说是白言的话,她就会在这里淹死在一片唾沫中。

    “果然是了。”那黑衣女子把剑收起来,她一定要问清楚再下手,“哈哈哈,她果然有了孩子,她还生了下来,哈哈哈,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她好不容易已经不在了,又有你过来祸害我们。”

    看着黑衣女子近乎癫狂的笑容,白清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她口中所说的话她也都不明白,“前辈,你怎么了啊?”白清颜好心的问道。”白清颜,真是取得好名字,是他给你取得名字吧!哈哈哈哈哈哈”那女子又开始笑。

    白清颜说的话她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大笑,自己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话。“这个女的是谁啊?看起来跟个疯子一样的。”“是啊,不知道她在笑些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我跟你们讲哦,这个女的之前是白衣派的。”一个人说着,一群人都凑了过来听故事,“既然是白衣派的人那为什么如今要穿着黑色的衣服啊!而且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白衣派有这样一个人啊!”

    “看她的装扮,黑色的衣服黑色的扇子,连妆容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黑暗,竟然是白衣派的人,快过来跟我们讲一讲关于她的事情啊!”一个人催促道。一群人围成了一个圆圈准备听,“你们不知道吧!这个女的就是白兰和白言的小师妹,当初招弟子的时候收了三个弟子,而外界所知道的就是白掌门人和白兰。”

    “不会吧!”中人都惊喜的问。“真的呀,你们不知道吧!他们三个一起练剑,白掌门人年轻的时候长的是玉树临风的,自然也就容易吸引年轻女子。这位小师妹一直都暗中喜欢白掌门。”

    “可是白掌门不喜欢她吧!”一个人说。“那肯定了,白掌门人似乎对爱情这些的不感兴趣,你们都是这样觉得的吧!其实不是的。”众人瞬间又感觉到颠覆了自己的认知,纷纷竖起了耳朵很是认真的听着。

    “白言掌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心有所属了,听说还是某户人家的千金呢!只是可惜那位女子家道中落,所以被迫嫁给了别人。但是白言掌门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自然是不会接受自己的小师妹。”

    “白掌门人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只是可惜,那位姑娘没能够和他走到一起,不然又会成为世间的一段佳话。”一个人感慨道。另一些人也都唉声叹气,唏嘘声一片。

    “所以啊,这位师妹就一直是暗中喜欢白掌门,只是后来她忍不住的像他表了白,那个时候,白掌门人已经离开了那位心爱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