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494章 舅父吗
    她走了过去,站在梨花树下,然后抬起脸,就任这些梨香,一丝一缕的呼入了她的鼻息之间。

    “很香……”

    “你们闻到了没有?”

    她问着跟在她身后的白梅他们。

    “是很香。”

    白梅也是眯起双眼,她就说刚才什么如此香的?原来这里竟是有株梨树,还有这株梨树,都是长了有百年了吧,而且长的如此怪异,怕是要成精了。

    沈清辞走了过去,再是将手放在了梨树之上,这样熟悉的感觉,还有这样的香。

    她将自己的脸贴在了树上,便寻的,只是那一阵心酸,上一世你伴了我的六年,你的花,你的叶,你的果,让我活了下来。

    所以这一世,我会好好的照顾你,让你生长在更加干净,更加肥沃的地方,可好?

    突是一阵轻风而来。

    香树万树,自是梨花轻香。

    沈清辞伸出手,也是接住了被风吹落而来的一簇梨花。

    “白梅,找人将这株梨花挖走。”

    她向后退了一步,也是任着一朵一朵的梨花落在她的身上,而此时落婴纷飞之间,她就站在那里,似产走过了一个轮回,如此的久远,也是如此的令人心酸。

    “啊……”

    白梅半天才是反应了过来。

    “要把这棵树给挖走吗?”

    她不由的咽了一下唾沫,这树都是百年了吧。

    她都是听人说,像是这种桃啊,杏啊,梨树之类的,这若是长的久了,就有可能成精了,她怎么感觉这不好呢,这棵树都是长成了这样,怕都是成精了,这树不好挖,这要是挖回去了,把精怪也是带回去了怎么办?

    可是沈清辞说要挖,那么她就只能挖了,不挖还能怎么办?

    不一会儿,就有几十个壮年男子走了进来,他们都是伐树的好手,当然想要将这棵梨树,连树带根的挖出来,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也不知道挖了多少的上,为了树可以存活,树根也都是挖了大半个院子,树到是挖出来了,却是出不了门,最后就只能将外墙给砸了,这才是将树给拉了出去。

    还好朔王府这边,到是不用砸墙的的,主要也是因为朔王府的大门够大,到是可以让梨树进去

    “她挖回来了一棵梨树?”

    烙衡虑放下了手中的书,怎么挖了一棵树回来?

    “夫人去黄家的时候,见到了一棵应是有百年的梨树,十分的喜欢,所以就回来了。”

    “恩,由她吧,她喜欢就好。”

    烙衡虑再是拿过了书,也是没有想过要看一眼,自是沈清辞回来了之后,他便是如此了,似是忘记了那个人一般。

    长青本来要说什么,可是最后却还是闭上了嘴。

    而此时,就在沈清辞住的那间院子里面,那棵梨花树已经被种好了。

    上面的梨花落了不少,可是还好,还是有着满树的幽香而落。

    那些挖树而来的师傅说过,这树根系十分的好,想来也是可以养活的,毕竟像是这种百年大树,哪怕真的换了地方,也都是很容易存活的。

    沈清辞起初还是担心,这棵梨树种不活要怎么办?

    所以,她每日都是过来,也是每日亲自照顾着这棵梨树,还让府内的花匠,专门的照顾水,施肥,一次也是不能落下。

    梨树上面的梨花仍是落着,却仍是有花在开,直到了不久之后,沈清辞居然发现了一颗小小的绿色嫩芽,而后也是一天天的长大着。

    她就知道,这棵梨树活了。

    “再是过了几个月,你也可以结了果子了吧。”

    沈清辞坐在梨树之下,也是轻轻抚着这颗树的树杆,你结的果子是我吃过的,最是好吃的梨子了。

    梨树仍然是长在这里,而院子里面,所有的花草树木也都是被移开了,也就只有它一棵长在这里,府上的人也都是知道,沈清辞有多么的喜欢这棵梨树的,也是知道这梨树是她的宝贝,平日自己都是舍不得让人折它的一根树枝,满府的丫头婆子的,都是要将这棵树给当成了祖宗供着了,就连走路也都要躲着那棵梨树而走。

    沈清辞她一世重生,就是为了报那些恩情而来,而她也是欠了这棵梨树的恩,她没有将安当成了一棵树,而是当成了恩人,也是一个陪了她六年的亲人。

    她最喜欢的就是坐在这棵梨树之下,只要这时,她的心就会感觉越发的冷静起来,就连那些上辈子忆起的疼痛,在她的脑中一点一点的被了磨灭了,消失了。

    “夫人,娄家来人了。”

    白竹不远处说道。

    “娄家人?”沈清辞的睁开了双眼,“娄家的什么人?”

    “是娄老爷,还有蓝氏。”

    白竹淡声的回答着,“他说是夫人您的舅父。”

    舅父?沈清辞连笑也都是懒了,她哪里来的舅父,她娘是独女,她的外祖父与外祖母早就已经不在了人世,就娄家的那些人,不过就是娄家养出来的白眼狼。

    还有脸自称是她的舅父?

    “夫人,见,还是不见?”

    白竹问着沈清辞,其实她也是对于娄家的那些没有多少喜欢,无耻的人,只有脸皮还能看。

    “见啊,为什么不见?”

    沈清辞站了起来,让白竹先是将人带到了前厅,她换过了一件衣服便是出来了。

    你们跟我来吧,白竹对着坐在厅内的娄家夫妻说着。

    娄老爷同蓝氏相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的也都是感觉自己的心里的没有底。

    虽然说他们现在自称人家的外祖和姨母,说起来,好像人家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就是他们的娄家人倒霉,当初要是没有将娄雪飞赶出去,而是好吃好喝的供关,他们就有如此殷实的亲家了,而念在他们曾今对娄雪飞有恩的份上,他还就不相信,沈定山与沈清辞对他们没有那一份的感激在。

    只是,那么大好的机会却都是被他们给推了出去,现在毁的肠子也都是青了,可是却是一点的办法也是没有,谁知道沈定山会平步青云,成为一等国公爷,沈家的那些人都是被他赶了出去,更何况是他们。

    现在沈家那些人过的是什么日子,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是他们,沈家想要的是人家的娄雪飞嫁妆,而他们也是一样的占着娄家的东西。